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15 MINS(1)

黄叶only,娱乐圈paro,很久不写东西了找找手感。

感觉连小学生文笔都没有了……






00′00″


黄少天晃动了一下身体,手指有些不耐烦地敲击起桌面,“哒哒哒哒”,仿若鼓声,如此循环。他看了看表,皱起眉头,忍耐着化妆师在自己的脸上拍拍打打的动作,在数次的呼吸后最终无可奈何地拍开对方的手:“够了!”

“少天。”喻文州在旁边出声提醒,他再次翻开手里的记事本,黑色皮革的封面被他的手指捏出痕迹,另一只手的签字笔在内页的页面上增添了几个墨点。

作为蓝雨目前当家艺人的经纪人,喻文州总是有数不清的工作和说不完的嘱托,工作手机“嗡嗡嗡嗡”地被各种微信轰炸个不停,签字笔在记事本上划了一道又一道。

终于,在化妆师离开他们的休息室以后,他还是选择了最重要的那点——

“一会儿新闻发布会,不要说不该说的。”

“知道啦知道啦,我当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虽然不敢说我讲话的能耐全世界第一,但是G市还是数得上名的吧。”

“我说的是……”

“我知道。”一向不太会明面顶撞经纪人的黄少天这次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他的手指在转移的扶手上“哒哒”敲击了两下,身体也随之转了过来。

喻文州以为对方会说些什么。

然而最终,黄少天只是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


笃笃笃笃。

就在这时,工作人员敲响了休息室的门,并提醒里头的人外边记者媒体都已经准备好了。

再过几分钟,由蓝雨影视和蓝溪阁工作室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就要开始。

而发布会的主角此刻终于站起身,把助理拿过来的外套随意地披在肩上,向着镜子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由黄少天担任导演、制作人、主演的电影《荣耀之路》发布会在B市的某知名酒店活动厅如期举行,受邀媒体及嘉宾均已到场,早就准备妥当的伴手礼和车马费也自由人下发,流程与台词当然也预演过无数遍。

当主持人念完串词,台下掌声雷动之时,黄少天与他的电影主创及主演团队登上了舞台。

瞬时,所有的灯光与关注都集中在了这个人的身上,他结过话筒,噼里啪啦就说了一大串备好的话术逗得底下的记者哈哈大笑,但脑中仿佛有什么提醒着他一般,始终让他绷紧着神经。

——“不要说不该说的。”

黄少天猛地停住,旁边的主持人及时接过了话茬儿,而后话题自然就从他身上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然而音响、人群、灯光仿佛都逐渐远离,他恍惚地觉得自己像是在一个梦境。

极不真切。

直到有人喊着“黄少天老师”把他从走神中拉回。


发布会已经进行到了群访问答的环节。喊他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似乎对于能够被主持人点起来提问这件事情非常意外,激动的样子显而易见。

国民偶像于是适时地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记者深吸了口气,问:“请问黄少天老师,您怎么看待嘉世与叶秋决裂这件事情呢?”

“哗——”在几秒的静默后,是来自台下的轰然炸锅。主持人和旁边的公关团队显然也有点不安,这些在记者上交采访提纲时早就明确被拒绝的问题在发布会上被公然提出,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不小的压力。

黄少天此刻就应该拒绝,然后表示“无可奉告”。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他接过话筒,微笑地看向那个年轻记者,近乎咄咄逼人地要求说:“请不要在我的电影发布会上问我关于对手公司的艺人问题。”

年轻记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



00′25″


“其实你有很多种方法来回避那个问题。”发布会后,经纪人喻文州说,“为什么非要说那种话?明天——不——马上,媒体上大概就全都是你与嘉世或者叶秋不和的传闻。”

“我不是本来就和他们不和吗?”黄少天脱掉外套随手扔给一旁的助理,“我觉得明确的表示也会有警示作用,你看之后都没什么人问我那些’不该问的问题’。发布会嘛,就要有发布会的样子,围绕着我的电影和我才对,为什么要说些其他不想干的事情?”

说完,黄少天自己也愣了下,他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但表情很快地归于平静。

不相干,不相干。

是啦是啦,在大众面前,蓝雨啊嘉世啊霸图啊薇草这些大公司本来就都势不两立,各家的艺人虽然难免合作但更多还是对于资源的竞争。蓝雨的黄少天、霸图的韩文清、微草的王杰希,还有嘉世曾经的叶秋都是各家的顶梁柱,彼此之间少有来往,粉丝底下更会斗成一片。

问蓝雨的人叶秋的事儿,就算对方现在已经和嘉世撕逼从此跟老东家江湖不见了,跟他黄少天又有什么关系呢?


“砰——”地一下,黄少天撞上车门,落锁,降下窗户,而后对着站在一边的经纪人和助理挥了挥手,露出一个特别无耻的笑容,“有点事儿,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啊。”



00′45″


事实就是,黄少天心情不太好。

他甩下经纪人和助理,一个人开着车在B市城市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跑车的车窗贴着最深颜色的玻璃膜,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即使如此,黄少天已久待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怕被人认出。

明星总是这样,在一个人流密集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开辟出一小片自己的自由空间——其实也不是那么自由——但总归他不用再在镁光灯下扬起微笑。他可以任性地皱着眉头,哼哼唧唧地小声咒骂,紧紧捏住方向盘,或者——“啪”地一下丢出手机。

手机顺着他扔出去的方向砸在车门上,而后掉落在副驾驶的车位下,随着一个刹车滑向了后座。黄少天来不及管那些,一连串的危险驾驶让他堪堪避开一次麻烦的车祸。

在周围司机的咒骂声中,他终于舒了口气。

而后他又一次地,看了眼那张被他扔在了副驾驶座位上,由一个不认识的小记者递给他的,小纸条。


B市他来过很多次,那人也是。

他们这些当公众人物的,总是要东南西北地来回跑。

从他所在的位置到达那边,也就15分钟。



00′59″


15分钟,总是能够决定很多事情。




00′55″


比如说,把车开进别人的公寓车库,乘坐电梯来到对方的门前,而后按向门铃。

在那个家伙找到拖鞋后才慢吞吞地走过来开门以后,扼住对方的手腕,窜进屋子里,然后像偶像剧里曾经演过无数次的那样,将对方按在门上。


“少天。”那人说。

“…………”黄少天没答话。他安静地看着对方黑色的眼睛,那里仿佛映着自己的影子,他知道这其实只是自己的错觉。

“我们应该势不两立,互不来往,有人问我知不知道关于你前东家和你的事,你说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我特么不仅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和嘉世决裂,更不知道你在哪干什么。”

“呵呵,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黄少天“切”了一声,然后拉开了自己和对方的距离。

他松开桎梏对方的手,向后退了一步,与那人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01′00″


“我在生气,叶修。我在生气。”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