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
纯食洁癖小透明。
脾气不好。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西伊]好男人怎能不去引领潮流(1)

虽然是原著背景……但是其实有点sjb。
如果炒鸡喜欢原著的西伊服饰的话,还是不要看的好?(
不会很长,找手感用(。

 


0-0

这个有着黑色无机质猫瞳的长发青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的家伙,而后似乎是因为极为苦恼而皱紧了眉。他其实很少后悔,无论是对于教育弟弟还是他与眼前这人结识的种种抉择……

然而此刻,他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后悔了,后悔就这么跟这个人有……比朋友更进那么一步的发展。

“西索,我们得谈谈。”

 

 

0-1

 

伊路米作为揍敌客家年轻一代的长子,一直都极为优秀,无论是在训练上,还是在其他问题上。他每天会遵循母亲的要求按时完成训练任务,依照父亲的指示完美杀害制定目标,然后闲暇下来逗逗弟弟,或者自觉加练,不早恋,不对柔软弱小的宠物有过分苛求,也不策划离家出走,完美的就像是一个天生的杀手。

他的母亲基裘曾经一度担心长子怎么还不进入叛逆期,甚至还会因此而对伊路米提出一些比较过分的要求——抱着大概是“如果对方能够反抗一下就好了”这种微妙的心态。

然而伊路米·揍敌客并不会那么做。他没有任何波澜,甚至连光亮都不会反射的黑色眼睛只会眨巴两下,然后嘴角就会勾出一个惯有的奇特笑容,每每这时候,他都会微微外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然后似乎把反抗吃掉一般接受一切过分的要求。

比如现在——

“啊,一个需要下周完成的S级任务?嗯……可以哦。”伊路米·揍敌客右手握拳轻轻敲击在左掌掌心,心情看上去比较不错。但其实他刚刚才出了另一个S级任务回来,没来得及休息甚至满身血污。

即使是出身自全世界臭名昭著的杀手世家,这个要求对于一个不过16岁的孩子来讲,也有些苛刻了。

 

但其实,伊路米·揍敌客并不这么觉得。

 

 

0-2

 

黑色半长发的少年步伐极轻地行走在街道上,脚步快速、轻巧却并不虚浮。他的身上套着一件宽松的休闲帽衫,上边的图案画着的山峦下边隐者枯枯戮山的字样,那是巴托奇亚共和国旅游局几年前联合揍敌客家出的纪念限量版T恤,如今在黑市上价格不菲,其中有十件揍敌客家主签名版的更是据说已经炒到了几千万一件。

而少年对此却没有任何感觉。他沉默地从会展中心门口售票处的小姐手中接过门票和买好的零钱,就像一个正常人那样混入在人群中,跟随着人流走入会场。

这里是巴托奇亚共和国一年一度的服装设计交流会,或者说是全世界最大的服装设计交流会,全世界愿意对潮流感兴趣的人都会在这一周的时间汇聚在这里,而后为世界贡献出新鲜的潮流力量。

不过今天的人已经不算太多,品牌发布会和T台秀在之前就已经结束,如今不过是最后一天,给世界范围内未被品牌招揽的自由服装设计开办的交流会——所有的设计师在提供自己的作品后均可以申请摊位,然后在里边蹲守一天。

一般沦落到这种境界的设计师不是刚刚从校园里毕业的菜鸟,就是没有天赋长年不得志的失败者——按理来讲,他们往往跟揍敌客家不会牵扯太大的关系——然而今天例外。

伊路米·揍敌客就像一个真正对时尚和潮流感兴趣的青少年一样,跟随着队伍入场,而后走进会场。他跟随者人流瞬时针在每个摊位面前晃过,而后悄然地离开了人群,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然后不久,就有人跟了出来。

来人的脚步声清脆而有规律,是个经过训练的练家子,然而在全世界都臭名昭著的杀手世家大公子的眼里看来,跟普通人真的没有特别大的区别。

“小朋友,你等等。”那人开口说话,似乎是在叫伊路米,黑发的青年面露疑惑地转过身,望向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有事?”

“你身上的那件衣服……”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他的脑袋上深深嵌入一张扑克牌,鲜红的血液从伤口中流淌而出,缓慢地在水泥地面上晕开。

“诶呀,目标被杀死了呢。”伊路米小声说着,样子看上去有些苦恼。他抬眼望了下展会大厅的天花板,半晌才得出一个结论,“算了,结果都一样,让对方支付尾款吧。嗯还有时间,可以再逛逛……”

他就像毫不关心自己的猎物为何突然会被人所杀一样,理了下身上并未出现的褶皱,转身意图重新融入人群。

因为从那凶器来看,肇事者的个性必然张扬且不受拘束,一个这样的人,是永远不可能沉默的。

与杀手完全相反的……另一个存在。

 

 

0-3

 

“呵呵呵~♣揍敌客?♠”

 

 

0-4

 

如果问伊路米·揍敌客和西索最初的相遇时怎样的一种回忆,他大概会送给提问者一枚长长的念钉,以此来纪念其就此永结的生命。

但其实伊路米·揍敌客并不是不愿意面对他们的初相遇。

嗯这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身穿一身小丑服的男孩看起来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脸上却化着厚重的浓妆,头发似乎因为抹了很多发酵的缘故竖向后方,却并不如主席头那样平顺,而是略微张牙舞爪地竖立着。他白白的脸上画着星星和泪滴的标记,嘴唇因为笑而想两侧咧去。

其实并不难看啦,甚至可以说,伊路米觉得这人的打扮相当顺眼。

他只是习惯性警觉。

小丑男孩坐在一个摊位前头,他的摊位桌子上摆放着几件衣服,有小丑装也有其他的装束,上边画着扑克牌符号,五颜六色鲜艳夺目,与低调完全两个极端。而奇怪的是,他一个人坐在这里,周围的摊位上空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有,主办方似乎因为什么愿意特地给他安排了展厅的一角,游客都很少过来——至少现在地上躺着个死人都没人能发现呢。

一个孤单寂寞充满了白色咏叹调的,明媚的人。在那张永远微笑的小丑妆容下究竟隐藏着怎样一张忧郁而甩去的面孔呢——如果是言情小说一定会这么写吧。

然而伊路米并没往那方面想,他只是出于无聊,绝对是无聊的缘故,迈开步子走到那人的摊位前,然后看了看那些衣服。

再然后——

 

叮咚——!

 

就像是脑袋里某个小雷达“滋滋滋”地发射着信号然后终于找到了回应一般,伊路米·揍敌客感觉自己的脑子“轰”地一下仿佛觉悟了什么。他于是不再计较自己要暗杀的猎物被他人抢夺时那种失落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新的新奇感。

“你的衣服很不错哦。”

“嗯~❤我也这么觉得呢~☆”

“真的很不错啊,可惜似乎很少有人知道……我母亲收集了世界各地的服装,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个款式呢,真是可惜。”

“哎?”小丑男孩微微愣了一下,但只有那么一秒钟,而后迅速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他用手肘支撑住下巴,而后用手中的扑克牌掩住嘴角的笑意,然而严重的兴奋感却随着那金灰色的眸子而往外发散。

如同辐射一般难以控制。

“呵呵呵~♦我们来认识一下吗~?我叫西索~❤❤❤”

“伊路米,”伊路米回答,“伊路米·揍敌客,我们来合作开个服装店吧。”

 

 

0-5

 

砰——!

就像是原子弹炸响一般,巨大的蘑菇云升空而起,久久没有飘散。

时尚界的名流们从未想过他们会用来这样一个对手,他们不按理出牌、设计风格诡异,然而却收获了一大票粉丝。

甚至有的时尚界服装设计师元老级别人物,阿尼玛的创始人老先生在他的传记里这样写道:“他们的相遇,简直是时尚界噩梦的开始。”

 

而对于基裘·揍敌客来说,那不过是宝贝儿子青春期叛逆的开始。

只是可惜……再也没有小洋装和和服啦^q^


—TBC—

评论 ( 6 )
热度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