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
纯食洁癖小透明。
脾气不好。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Murphy's Laws(9)

09

 

一个片子拍完了,就还有下一个。更何况现在一部电影,准备一年拍摄半年,后期还得有一年,黄少天几乎是杀完青没多久就忘掉了上部电影的事儿。

连同那些想不清的问题,和人。

对于一个刚刚出道没几年,正在想方设法从偶像派进化为实力派的国内知名男艺人黄少天来说,他的日子是极为繁忙的。除了每天早晨的一张通告单,马不停蹄的东奔西跑,频率不低的酒桌宴会以外,爱好广泛的黄少天大大还要操心他自己的小秘密——哪个本子哪天通贩呀,什么时候开预售呀,有没有特典呀,诸如此类,不亦乐乎。

所以哪还有功夫去纠结一些缥缈的感觉?

 

经纪人魏琛曾经因为打电话没人接亲自杀到他家,用备用钥匙开了门、一只脚刚刚迈入玄关,就顿住了。

客厅门口堆放的快递包裹几乎能摞到天花板,木质地板上铺了一地花花绿绿的画册,而他要找的大明星,正躺在那上边闭着眼睛流口水。

“黄少天?”魏琛试探着唤道。

“……别……别烦,我正抢本呢!”地上的大型猫咪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魏琛深吸了口气,忍住额头凸凸直跳的青筋,耐着性子说:“君莫笑要出新刊了,CCM44限定无料80P漫画本,100本限量哦。”

“什么什么什么?!!哪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CCM44我一定要去!!!我要去我要去我要去!!!我要翘班!!!”睡梦中的某人猛然惊醒,顶着一脑袋呆毛“噌”地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光着脚踩在本子铺成的地毯上,两眼放光。

半点不像是刚睡醒的废人。

“嗯,你刚才说……”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他家里,“你要翘班?”

青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顺着声音找过去,玄关门口,西装革履的经纪人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在门外,正危险地眯缝起双眼摸着他早上刚剃干净的下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你说谁要翘班?”

“没有没有!我这么敬业,哪儿能呢!”黄少天立马回答,他弯下腰,快速而熟练地从地上把本子按照大小一本本摞好,放在一边的茶几上,一地本子收拾干净用时不到一分钟。

即使见多识广如魏琛,也非常想要给这家伙竖起一个大拇指。

“看你的经纪人来了,也不知道给倒杯水?”

“马上!我这不刚睡醒吗,魏老大您稍等!”快要二十岁的青年“嗖”地一下钻进了厨房,不一会儿,那里传来叮叮当当玻璃碰撞的声音。

于是看起来比黄少天成熟许多,也的确年长许多的蓝雨金牌经纪人换好了鞋,终于进屋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他长舒一口气,望着天花板微微出神。这间房子买了大概也就一年,还是他帮黄少天这小子选的,主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并不常住,但好像也没有因此而受什么冷落。

那些花花绿绿的漫画小说被套着自粘袋整齐地码放在书柜里,有些陆陆续续买回来没来得及看的就被堆到客厅。曾经在网络上有一点名气的少年被他亲自发掘,凭借着天赋和努力在娱乐圈里终于稍微站稳了脚,如今也有模有样地发展着他的势力。

这样挺好的。

他点燃一根烟,吸了口气,后来像是想起是在人家里这样不好,又有些可惜地把刚燃烧不久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了。

 

最终什么也没说。

 

在厨房里还不容易找到一包茶叶的黄少天刚刚沏好茶,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赶紧端着茶水走出厨房,却发现客厅里早已经空无一人。

空气里还萦绕着香烟的味道,茶几上基本只是个装饰品的烟灰缸里躺着香烟的实体。那下边,压着一张并没什么不同的通告单,上边记载着他今天将要去做的工作。

以及一句话:「我有点事儿就不跟你告别了,好好工作别偷懒,付出总会有回报的。」

黄少天“啧啧”两声心想他哪天不好好工作了怎么需要这种嘱咐,何况厨房客厅那么近,到底什么急事儿需要道别呀。似乎是被以前自己坑爹的运气吓到了,越想越觉得有问题的青年在思考了一分钟以后,还是拿起手机拨出了经纪人的工作号码——

然而。

「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机械的女声从话筒中传来,仿佛预示着某种终结。那时候黄少天还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直到几年之后,才知道那算是一次告别。

 

娱乐圈聚聚分分,内里的黑暗多过表面的光明,今日被众人如星月般追捧的明星明天就可能遭人唾弃,昨日还炽热可热的艺人今天就可能冷却凋零。

 

然而今天出道不过两年的黄少天,还没工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此刻的他虽然有些疑惑,但没去深究,给助理发了短信让对方接自己去跑通告以后,喝掉了杯中的茶水,开始打理自己的外形。

上衣、外套、裤子、鞋、配饰,还没有自己团队的黄少天身上的每一个物件都得他自己打理。等一切准备妥当以后,他就可以利用助理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刷刷微博。

用的是他的小号“流木”,先是快乐地看一看君莫笑大大的微博有没有更新,然后搜搜今天宣传平台会开预售的本子,接着去扒扒娱乐圈小八卦。

什么黄少天的颜值佳啊,演技好啊,唱歌好听啊,画画好看啊,性格很萌啊,身材超棒啊,统统点个赞。至于什么偶像派没实力话太多烦人的言论,要么装作没看见,要么用小号去回两句。

就在他刷的不亦乐乎,看八卦看得“呵呵呵呵”笑出声的时候,有人敲响了他家的门。门外,一头深色半长发的年轻男人穿着一套笔直的西装,温和而有力地站在他家门口。但这并非是什么陌生人,而是黄少天曾经被蓝雨签约后在训练营中认识的同学,喻文州。

“哎你怎么来这里了,我听说你后来放弃当艺人了?”黄少天疑惑。

对方点点头,笑道:“对,我的确放弃当艺人了,但是我发现了更适合我的职业。”

喻文州伸出手,冲着眼前的老同学露出一个让黄少天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奇怪的微笑,说:“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你的新经纪人,喻文州。”

这时,黄少天才明白这微笑中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他的经纪人魏琛,一个看起来有些粗犷的汉子,也喜欢这么笑。眼前这位老同学虽然和魏老大迥然不同差异极大,然而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们的笑容有着惊人的相似。

都是有点危险的那种感觉。

但等等——“新经纪人?”青年皱起眉,没回应对方的示好,“我没听说过公司要给我换经纪人啊?我觉得魏老大挺好的,并且不想要别人当我的经纪人。可以换回来吗?”

“恐怕不行,”喻文州摇摇头,“魏琛前辈今天早晨已经辞职了,现在已经没人能联系到了。”

“不可能!”黄少天立马反驳,“他今天早晨明明……”

在我这。

没说出口的话被他强迫性地演进肚子里,今天早晨魏琛的突然告别似乎也终于有迹可循。突如其来的到访,欲言又止的申请,不告而别和通告单上的一句话。

 

世界好像又一次依着不如人愿的发展,沿着最糟糕的路径向前迈了一步。

 

可惜生活不是游戏,也不是电脑绘图,没有存档独挡也没有Ctrl+Z。

已经成长为大人的黄少天,没有任性。他只是有些沉静得点点头,跟着新经纪人喻文州前往通告现场,路途中无聊用手机刷刷微博。

 

娱乐圈,每天都在变,没什么好在意的。

 

手指下拉,噔噔噔噔,一条新微博刷新了出来。

君莫笑:「突发了一个80P的HST中心无料本,主要是日常涂鸦,有彩图也有短漫,周末的CCM44场贩限定,摊位在【H117】,100本限量,每人限领取一个。RPS有,角色捏造有,脑内妄想有,请不要 @ 真人,谢谢^^」

配图是一张君莫笑以前的绘图拼图。

卧槽这原来是真的!

原本有点不开心的黄少天立马复活,挺直腰板看向他新来的经纪人,似乎又想起来什么“咣”一下瘫倒在座位上,手肘撑在门边的扶手上,手掌拖住额头:“周末有通告吗,有也推掉吧,我感觉我需要休息。”

车快速地行驶在道路上,路边的行人被快速地略过。

新来的经纪人皱皱眉,看了下手中的记事本,犹豫半晌后才答复到:“可以……”

“哦也!”后边的话被淹没在青年的欢呼声中,他开心得重新刷刷刷滑动手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地点开微信,打开某个聊天窗口,输入。

「影帝大大好久不见!!!!!!!!周末!!!!!约!!!!吗?!!!!!!!」

备注是“影帝”的人很快就回复了他:「约。」

黄少天:「么么!计划通√」


—TBC—

我觉得我其实写不了多少!对我来说2W以上都算很长了!

打滚求留言!!!!!!留言!!!!!!!QAQ

评论 ( 15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