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Jungle番外–驯养

Jungle番外小彩蛋。
 文中诗句引自里克尔的《豹》,请自动转换成楷体。
 渣文笔,very雷,慎入。



----


 

驯养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杆

缠得这么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歪躺在沙发上的青年一把丢掉手里的书本,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用手肘支撑在扶手上托起腮望向书桌边的男人。

那个黑发的男人,从回家以来(17:00)到现在(23:00)就没离开过那个地方,好像那张桌子有巨大的吸引力一般。青年极为不满地撇撇嘴,打了个哈欠,幻化出它的尾巴——

粗壮得堪比婴儿手臂粗细的毛绒物体无声无息地向着书桌边的人探了过去,打算在对方没察觉的时候撩起那件宽松的T恤,再然后——

“嗷——!!!!”只有一声惨叫,就没有然后了。

黄少天气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如同一只猛兽捕捉猎物一般扑向那个罪魁祸首。他一把抱住叶修,手臂紧紧圈住对方的脖颈,温暖的热度从肌肤相贴的部位传达出来,但这并没有阻止黄少天的进一步报复行动,废话,他的尾巴还在这人手里呢!

然而致命部位被对方紧紧抓住让黄少天有些找不到平衡,他呲牙咧嘴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自己此时并非老虎形态,于是打算从物理攻击转为精神攻击——

“我靠我靠我靠叶修你妹啊还带这么玩阴的呢!竟然拽我尾巴,你无耻不无耻啊,阴险狡诈!我鄙视你你知道吗!”一串话说出来连个磕巴也不打,气势汹汹,咬牙切齿。

而被精神攻击的人终于从他的书桌台上抬起眼皮,懒懒地反问:“是谁先烦我的?”

黄少天站直身体,四下张望,“是谁!没见着啊!这儿除了你就是我,我以我百兽之王的头衔发誓没有第三人!我靠——叶修啊,你不地道啊,不积极承担责任乖乖认错还想赖给别人,鄙视你这个词组已经无法表达我对你的鄙视!”

“……”叶修松开了抓着某人尾巴的那只手,视线重新投到书桌台上。

然而他身后的那个家伙显然并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黄少天刚刚放松的手再次圈紧,就连身体也压了下来。两个人都不是冷血动物,火热的胸膛贴服在叶修的后背让他觉得有些燥热,各种意义上的,何况黄少天这家伙也从来不知道老实,一边恶意地把鼻息喷在他而后,两手一边从他的衣领深入——

“黄,少,天。”叶修一字一顿地念出那个名字。

“干嘛啊,叶老师?”黄少天回答,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受影响。

然后他看到了叶修备课笔记本上的那几行字,漂亮的手写体小楷整齐漂亮,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凌厉,与书写下的内容截然不同。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我刚刚看过这个,在你们的语文课本里……”黄少天说。

“也在你的语文课本里,黄少天同学。”叶修淡定地合上本子,用手掰开身上青年对自己的桎梏,转身看向他,“看来你没有按要求预习嘛。”

未经掩饰的瞳眸已是鲜艳的红色,在夜晚的室内显得有些夺目,而与此相对的另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也毫不逊色,不过后者比起前者,更多了些独属于猛兽的冷漠。

此时这种冷漠已经被主人小心地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点点的不服气。

毛绒绒的尾巴在空中打了个圈圈,自然地搭在黑发男人的腿上,偶尔地轻轻拍打一下。

“我又不真是你的学生——”被质问的青年直起身子,好像增加了不少底气,“我都活了多少年了,你难道真的忍心看我去学那些小孩子学的东西?那么幼稚!”

“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精华。”

“我又不是人类!我管他们发展的精华干什么!”

“你想连人类都不如吗?”

“……………………”黄少天轻轻地“嗷”了一声,扭头跑了。他没变回老虎的形态,也没变成猫的样子,就以现在的人类加根老虎尾巴的样子躺会自己的沙发上,蜷缩了起来。

除了在沙发上扫来扫去的尾巴以外,一动不动。

这是生气了。

坐在一边的黑发男人无声地叹了口气。

 

“少天……”

没反应。

“少天?”

还是没反应。

“黄少天?”

仍旧没反应,但是洞察力强如叶修已经发现了那尾巴晃动地频率稍微快了那么一点。

“好吧……我今天晚上可以陪你出去玩?”

尾巴不晃了。

躺在沙发上的大猫一下子转过身,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看向叶修,里头散发出猎物到手/计谋得逞/兴趣盎然的光芒,亮晶晶得像是装满了宇宙星河。

叶修意识到,中计了。

只见黄少天露出两颗虎牙——这是他得意时特有的笑容——眯缝起眼睛:“那你变成兔子!”

“变成兔子干嘛?”

“你管那么多干嘛,说好了陪我出去还不赶紧按照要求做,啰啰嗦嗦的废话忒多了!”

“……”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叶修的衣服散落在地上,白衬衣和黑色西装裤叠在一起,上头鼓起了一个小山包,时不时蠕动几下。那个小山包会移动,从衣服的边缘滚向中心,到了肩膀的位置,再到领口的位置——终于,一团白绒绒的东西从那里钻了出来,雪白的兔子像是舒了口气似的,抖了抖身上的毛,抬起脑袋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人类。

红色的眼睛好像在说:“你满意了吧?”

黄少天当然不满意啦。他裂开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修长的手指伸向自己的衣襟,轻轻勾住衣服的布料,向外一个用力。

噼里啪啦,校服白衬衣的扣子掉了一地,剩下的布料被随意地丢在地上,青年露出他精瘦的身体,充满挑衅地看着眼前的兔子。

兔子不为所动地抖抖耳朵。

黄少天“哼”了一声,一阵淡淡的金光将其包裹,而后一只与兔子相比极为巨大的猛兽卧在沙发上,琥珀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向叶修——

目光对视。

「你就打算这么出去?」

「废话,这么出去不是找被动物园抓呢吗?」

又被黄少天吐槽废话的兔子先生感觉有点绝望,他像一只真正的兔子一样抬起一条腿,蹭了蹭自己的脖颈。

看的老虎先生目瞪口呆。

「卧槽卧槽卧槽。」

「没见过兔子吗。」兔子先生鄙视地瞥了他一眼。

老虎先生不满地发出一声怒吼,然后跳下沙发。他庞大的身躯在这个短暂的瞬间仿佛被施展了魔法一般渐渐变小,变得比一只成年雄性老虎小得多,却又比家猫大上那么一点,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幼虎一样。

然后他低下身,用脸颊蹭了蹭懒懒地趴在地上的兔子先生。就在叶修以为这货又要说什么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白白的皮毛正在被什么恶劣的东西侵犯!只见这只伪装成幼虎的家伙张开的大口,冲着自己的脖颈就咬来——

那一瞬间的疼痛真不是假的!尖利的牙齿刺向自己身体最脆弱地方的感觉瞬间激起一片战栗,仿佛是唤醒了沉眠在身体之中的某种本能一般,兔子先生抬腿就是一脚!

小老虎“嗷嗷”地用两只爪子捂住鼻子,愤恨地瞪向跳上沙发的那只混蛋兔子。不仅如此,他还呲出他锋利的牙齿,冲着警惕地望着自己的兔子先生发出“咕噜咕噜”的低吼。

「你卑鄙!你竟然搞偷袭!你竟然踹我鼻子!你嫉妒我看起来比你年轻长得比你帅嘛!」

「黄少天你要点脸!」

「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到底谁不要脸啊叶修,我看你累了一天好心好意打算叼着你一起走,不仅不躺下来谢恩还踹我!」

「你妹,哪有你那么叼的!」

跟黄少天呆久了,叶修原本以为自己的脾气早就被磨没了,现在看来只是隐忍太久,不到发泄的时候。他倒是相信黄少天不会真想弄死他,可他俩谁也不是人类,身体中骨子里那点兽性的基因比普通人要多上许多,谁知道在本能的控制下,会发生点什么呢?

「我又没生过小老虎,我都没见过小老虎,第一次叼总要让我适应一下吧!」黄少天看起来有点委屈。然后,被叶修说了两句的小老虎缩起尾巴,转了个身,一屁股蹲在地上。

叶修彻底无奈了。当初跟魏琛说好不容易见着一只没被关起来的老虎,俩人合起火来把老虎弄成了猫。

结果这只老虎好像真的当惯了猫,连脾气都像了起来。

兔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用爪子轻轻碰了碰老虎屁股。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自打黄少天把叶修当成他的专属猎物以后,叶修就没少被黄少天烦。这表现在各个地方,从到学校长达12个小时无间歇的追捕,到后来备课、批改作业时发生的各种骚扰,尤其当这还是只可以用话痨攻击别人的食肉动物的时候……

小老虎尾巴“啪”地一下打在地板上,迅速地缠绕在它身后的那只身上。叶修刚有挣扎,就感觉有什么热乎乎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脊背上,紧接着,一阵失重!

老虎先生叼着他的兔子趾高气昂地走来走去,跳到他们躺过的沙发上,跳到他们用过的写字桌上,跳到叶修坐过的椅子上,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转了一圈以后,钻进了卧室。

他俩的卧室。

 

于是兔子先生晃了晃爪子,奈何身体悬空使不上力。

「不是出去吗?」

老虎先生答得理所当然:「现在不想出去了!」

然后他跳上床,把兔子先生放到了大床的正中央。

 

一阵极为浅淡的金光出现又消失,不过短短数秒,一个青年重新出现在屋子里。

他伸出手指,戳了戳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兔子。

而后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黑发男人,出现了。他看向青年,在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仿佛看到了什么——

似乎有关宇宙,有关未来,有关人类,有关野兽,有关自由……但这些乱七八糟的所有东西,最终,彻底消失不见——

 

在心中化为乌有。

 

END

 

----


这篇会跟Jungle,万里晴空,DWparo两篇一起收录在《蝉鸣之时》里,这个本子大概五六万字,所有内容都会公开,鱼片大大封面(应该),因为看的人比较少所以大概一共印不超过10本,有兴趣的可以私信我预定一下(确定要别跑单,说明通贩or魔都CP16。)

谢谢。

评论 ( 20 )
热度 ( 1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