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C'est la vie

阅读提示:

作者小学生文笔,特别意识流,角色OOC,慎入。
 为了满足“逆时间轴”的愿望而生出的一篇特别有病的文,真的特别有病
 算是之前送给鱼片大大的贺文《Que sera,sera》的同系列短篇,跟那篇有一点联动,同样是沿用了BBC电视剧《Doctor Who》的部分设定黄叶两人均为时间领主(Timelord),并且内涵了很多DW的梗
 虽然是为了满足私欲,但是能够圆了我的妄想并支撑这篇文乱七八糟的时间空间线的“黄少爱上了画像里的叶修”这个梗来自很早以前点梗的锦瑟姑娘。写得太烂不好意思圈你了,请原谅我。

如果能接受以上敬告并且执意入内……那么↓↓↓

---

空气好像很少流动一样。

这当然了,在漫无边际一片苍茫的宇宙之中,能看见的只有星辰发出的光芒,或强烈,或炽热。你听不到他们发出的歌唱抑或悲鸣,只能从永恒的韵律中找寻一点活着的感觉。

一片寂静。

或许也不全是这样,至少还有思想。

以及通过骨骼或者血肉传导过来的,心跳的声响。

 

当黄少天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对方的SPACESHIP已经不叫“君莫笑”了,连外表都变得完全不同了的“一叶之秋”内部装饰一定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但是黄少天还是一眼就发现了它的存在。

没有了那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的颜色,也还是那样充满了叶修的个人特色。

因为里边的那个家伙总是特殊的,散发着能够集火宇宙一切仇恨的谜之气场。那个家伙的老东家嘉世早就在全宇宙下发了通缉令,不论死活,赏金随你要。黄少天曾经打电话过去调侃对方,说抓你比学个小语种还要值钱,要不等我没钱的时候让我抓抓你,反正嘉世那防卫根本就是一坨*,任你逃。每当这时候,对话那头的那人都会“呵呵”笑一笑,这当然不是真的笑,但是那略带磁性的嗓音透过听筒传来的时候,黄少天总是感觉心跳都要加速了。

两颗心脏都是。

他脚尖点着地,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继续问那边的叶修:“怎么样?”

“挺好的,我也挺想你的。”叶修说,“你来,或者我过去,你想怎么着?”

黄少天得意地笑了笑。作为Timelord们第一旅伴的SPACESHIP自然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他们内心中的雀跃,引擎的声音迫不及待地欢快地奏响——夜雨声烦和君莫笑出现在同一个维度、同一个时间的同一个位置的时候,黄少天可以笃定地说,他听到了另外两颗心脏的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透过SPACESHIP的防护罩产生的介质,穿透宇宙,传达到这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而每次和叶修见面必然干上一场的黄少天自然不会错失每个相逢的机会。

他们自然而然地滚到床上,亲吻彼此,触碰彼此,抚摸对方的肌肤,吮吸对方的味道。

然后星辰都亮了起来。

 

以往的数次见面,黄少天到底也没有把叶修真正抓起来过,无论是他们跑到夜雨声烦的房间里这样那样,还是跑去君莫笑的房间里那样这样,或者别处。

因为黄少天从来没缺过钱。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不止是这次见面跟上次已算是相隔甚远——人类已经离开地球开始拓展银河系外的世界,月亮都已经孵化出来飞走了。更重要的,他甚至不能把那个家伙揪出来按在随便哪个地方,不能亲吻他、碰触他、感受他。这简直糟糕极了。

因为叶修在一副画里。

这幅画的画面很大,如果形容一下的话,这大概是用IPONE的全景功能拍照出来的一般,从墙壁的这头一直延伸到那头。画中的图景是茫茫的宇宙,正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宇宙,苍茫、广大、寂静。“君莫笑”隐藏在画中,跟随着他身边的数颗星星沿着轨道缓缓地转动着——转动着——如同一颗星星一样。

这不是一副静止的画,它是流动的,与这个世界一样,缓慢地、循规蹈矩地遵循着自然的规律,随着力的牵引而不自觉地运行。

那是出自于Timelord之手的作品,只有timelord能画出来的图画。

 

当黄少天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世界仿佛都变了。人类终于下定决心丢弃了地球,乘着巨大的鲸鱼遨游太空。

当电话铃在只有引擎作响的“夜雨声烦”里响起来的时候,黄少天好像猛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他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快步地走回“夜雨声烦”里,接起那个电话。

 

“少天,问你个问题,老实回答啊。”

“哟?难得诶,你说!”

“你还记得你和我初遇的地方吗?”

“卧槽不是吧叶修………………你怎么突然变得那么……文艺?”

“…………”

“好吧好吧,我说行了吧。我们初次相遇是在末日酒吧,那时候我在台上学着地球的诗人念诗,然后你就出现了?”

“然后呢?”

“然后你也念了两句诗,我们就滚上床了!”

“………………嗯……”

“多么完美的初遇!对吧!”

“其实……”

“什么?”

“那并非我和你的初遇。”

“啊。”话题到了这里黄少天停顿了一下,然后似乎是出于某种情绪的产生,他变得有些沉默了起来。听筒里的双方都没有继续说话,“夜雨声烦”仍旧停靠在同一个维度的同一个位置,只不过时间在缓缓流淌。它的外面,那副巨大的画像仍旧端端正正地挂在墙壁上。

 

“好吧叶修,我必须得承认……”黄少天有些不情愿地开口,“在那以前,我想我就见过你。”

“在哪里?”

“在一幅画里。”这次,黄少天没有给那边继续提问的时间,他一鼓作气地继续说道:“我想我早在看到那幅画的时候就爱上你啦!就这样!然后我就在酒吧里忍不住想要……反正我最后被你勾引了!就这样!”

“呵呵。”听筒那边再次传来对方的轻笑声,但是黄少天莫名地觉得这根以往哪次都不一样,更为真心,而不带半点嘲讽,“为什么?”

“因为那幅画是我画的!不行吗?”

 

刺啦——

 

如同电流干扰一般的声音出现在听筒中,扰乱了那边传过来的声音。黄少天皱起眉,但是“夜雨声烦”并没有发出任何警报,当他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杂音没有了。

那边传来平缓的呼吸声,以及咚咚咚咚的心跳声,属于Timelord的两个心脏。

“我想我那次不是第一次见到你。”叶修说,而后他似乎是叹了口气,“我似乎是被你抓到了。”

心跳突然没缘由地跳得快了那么一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四颗心脏的声音。

 

“叶修啊,你就那么想跟我告白么?”

 

刺啦——

 

当干扰声停止以后,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这是叶修的惯常风格,不仅他,黄少天基本也是。时空电话昂贵,即使支付得起那高昂的费用,他们也乐此不疲。

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黄少天从他的飞船里走了出来。

宽阔的墙壁上,那幅诞生在时间尽头的出自黄少天笔下的广袤宇宙仍旧端端正正地悬挂于墙面之上。无数颗星辰散发着他们应有的光,然而那个隐藏在角落里的“君莫笑”不见了。也没有“一叶之秋”的影子。

那通电话就像是一个宣告,或者说是宣战,大意是“我要逃跑了”。

还有一句,C'est la vie。

 

但更多的是另外一个意思。

我以为我误闯进了一个封闭的维度。

然而其实“它”是开放的。

当被捕捉到的“物”意识到自己存活在画中的时候,可以立即从画面中逃脱。

这就是Timelord的画作。

 

叶修驾驶着君莫笑停靠在某个时间点的某个位置上,如果具体点说,就是时间尽头的最后一间酒吧。

外边的世界一片寂静,万物都仿佛要凝固了一般。

这是当然的,时间走到尽头的时候,运动都要停止了。

循规蹈矩,走向灭亡。

咚咚咚咚,只有自己的心跳声透过自己传达出来。

 

然后他轻轻推开了末日酒吧的大门。喧嚣和欢呼瞬间倾泻而出。

最后的人群,最后的尖叫,最后的香烟,最后的酒液。

最后的见面,以及一次崭新的初遇。

 

年轻的男人站在人群之中的舞台之上,念着诗,他把香槟酒从自己的头顶倾斜倒出,琥珀色的液体顺着肌肉流淌。酒吧灯光昏暗的格外切合世界末日的主题,那肌肤上的酒液透过为数不多的空气,熏得人微醉。

然后叶修走了出来。

 

“Good Point!我是黄少天,你叫什么?”

“叶修。”

你好。

再见。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