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
纯食洁癖小透明。
脾气不好。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DRAGON(4)

又一次很久没写过东西,重新复健,慎入。不是人话,全员OOC严重。

异世大陆AU,西方龙设定。私设特别特别多。

更新不定。


前篇:01   02   03

黄叶福袋广告:这里


---


从嘉世的领地一直向北,沿着星河的方向前行,便能进入一线峡谷。

虽然如此,但峡谷很深,山势险峻,林木茂密,又传说魔兽众多,一直以来也都少有人烟。现如今那些凶险的魔兽因为恶龙的缘故销声匿迹,但被大雨而变得更为泥泞的道路反而更添了几分危险——即使是被嘉世的人称为当今大陆最强战斗法师的孙翔,也是带着他新接手的第一护卫团足足吃了一番苦头,才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到了峡谷深处。

太阳从远处升起,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照进来,雨停了。原本充斥鸟鸣的树林此刻却安静极了。

他们的鼻息之间全都是泥土与树木的味道,龙血和叶秋的痕迹被大雨冲洗干净,一时之间寻找的工作变得毫无头绪。

然而年轻的战斗法师却不敢大意,他握紧了手中的乌黑战矛,身披战甲,显得十分紧张。领头人如此,其他人更是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地跟在年轻团长的后方——

 

“什么人!”孙翔怒斥道。

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其他人才看到在远处几百米位置的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紧接着,一道影子如同闪电一般快速略过。

紧接着是“叮——”“咣——”的声响,金属武器相互碰撞而产生的振动形成微妙的音波四散开来,嘉世护卫团的人骤然发现,新任团长已经冲出去和黑影斗在了一起!

两人的身手不遑相让,速度极快。孙翔虽然年轻又骄傲自负,但到底有点真本事和战斗天赋,魔法配合却邪的施展一时之间显得华丽极了。

 

就像是……斗神的复苏。

 

当这个想法从某些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时候,那些附着在战矛上叠加了一个又一个的法术符文骤然消失,那个突然出现、本被孙翔压制住的家伙像是突然觉醒了一般,速度变得更快、出招变得极狠,甚至隐隐有超越孙翔的架势。

几招过后,孙翔几乎反被完全压制,对方却看起来极为游刃有余。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胜负快要分出来的时候,那人手中的利器飞快地在空中划过几个剑花,而后——

归剑入鞘。

与此同时,黑影轻巧地侧身、后翻、落地,轻而易举地躲过了孙翔的又一次攻击——而后一个所有人都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哎哟哎哟住手住手住手,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嘉世一队新任的小队长嘛……孙翔是吧?那我们可不能打,不能打,我们可是一伙的。”

这是原本应该在蓝雨队伍里安静待着、却自打恶龙现世的消息走漏以后就彻底消失不见的……

“黄少天。”年轻的战斗法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生气。

 

像是没感受到似的,荣耀大陆第一剑客摘下面罩,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是我是我。唉见到你们就像是见到亲人一样啊,我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跑进来帮你们追那什么……恶龙,对,恶龙!却没想到在这个峡谷里迷路了。”

传说中的“剑圣”黄少天近在咫尺,嘉世护卫团中小一辈的竟然兴奋起来。

“那黄少你干嘛戴着个面罩还偷袭?”有人问道。

黄少天立马回答:“啧啧,那怎么能是偷袭!那是自卫啊,这里那么危险我哪知道是不是叶秋那个混蛋?他那么不要脸的一个人,我不得先发制人吗?至于面罩嘛……荣耀大陆第一剑客迷路的事情,还希望你们不要说出去。”

“……”众人一时之间有些无语,他们虽然和黄少天接触不多,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至于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但大陆第一有名的话唠已经和他们唠起了嗑——从他是怎么沿路打听好不容易进一线峡谷,到怎么迷路,在这个啥也没有的地方转了好几天,遇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植物……一时之间,众人刚刚滋生的怀疑和疑惑被忘却在脑后,原本安静的丛林之中已经被某人聒噪的声音,彻底充斥。

孙翔似乎还没有从刚才自己接近落败的战斗中走出,他皱着眉,紧紧地盯住黄少天,却又不发一言。

反倒是一直沉默的刘皓突然出声,笑眯眯地说道:“黄少不如就跟我们走吧,有剑圣相助,我们也好快点完成任务。”

 

荣耀大陆各个领地四年一次会聚集在某个主城,共同商讨未来四年的对外贸易政策。彼时,各个领地的唯一武装力量——那些护卫队或者骑士团——也会聚集起来,举办一次友好的武斗大会。

黄少天第二次和叶修见面,是在他正式“成年”后,以蓝雨真正的王牌剑客身份前往帝都的时候。

那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他和叶修不适合见面。

话是这么说,但认识到这事儿的契机还是来自黄少天自己。那时,月黑风高夜,蓝雨的首席剑客因为太过兴奋半夜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地全都是一个家伙。

叶秋。

“我要找他PK。”他在内心中对自己说了这么一句,就算是跟队长报备,侧身就翻出了窗户。黄少天本就是刺客型的剑客,潜伏能力堪比忍者,不多会儿就偷偷摸摸潜入嘉世的驻地——被人家护卫团团长当场抓住。

但却发生了令人疑惑的事情。

与第一次见面时不欢而散相同,一股神奇的、诱人的味道随着叶秋的出现飘荡在空中。这味道难以描述,却对他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因为习惯保持人形而被压抑住的兽性,从脊髓中一点点挣脱出来。那种想要不顾一切去得到、占有、侵略的欲望开始飞腾,随着血液流淌至全身。

“怎么又是你。”

夜色之中,黑发男人的表情似乎看起来颇为苦恼和隐忍。

但与之前只能闻到气味,却完全不明白原由的情况不同,此刻的黄少天已经成年了——作为一只龙来说。

“不然还能是谁?”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露出一个微笑,蓝色的光芒在他眼瞳中流转,明亮又危险,“我原本以为你只是‘很香’,所以之前才会想要舔你。好吧,虽然我的确那么做了——但我觉得,这次不太一样,”他忍不住更加、更加靠近黑发男人,“我要舔你。”

 

当那个吊儿郎当叼着根狗尾巴草、胳膊夹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破伞的黑发男人出现时,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面对昔日的队长、现在的敌人,嘉世护卫团里大部分人显然都没做好准备。而剩下那些可以毫无芥蒂地刀剑相向的,却已经跃跃欲试。

孙翔是最先行动的。

他拿出已经属于自己的乌黑战矛,用那锋利的尖端直指向它过去的主人。

“哼,叶秋!你把黑龙藏到哪里去了,快点交出来,那可是属于我们嘉世的财产!”

 

“噗——”

孙翔不敢置信地转过身。

那并非谁的嘲笑,而是……皮肉破碎,鲜血喷涌而出发出的声响。

鲜红色的液体飞溅出来,染红一片树林。然而那并非来自叶秋或者黑龙——而是嘉世队伍中,原本站在孙翔身边的一个新晋战士。

 

黄少天抽出利剑,那把和却邪齐名、闻名于整个大陆的冰雨,此时散发出耀眼的蓝光。然而在那纯粹得一尘不染的蓝色光剑之上,红色的血液悄然流淌。

滴答。

血液顺着剑身滴落在泛黄的树叶上。

“抱歉抱歉——”黄少天笑嘻嘻地说道,“不好意思,不过——黑龙怎么会是你们的呢?”

 

不知是剑光的反射,抑或是其他人的错觉,黄少天眼底的寒光只剩下危险和冷漠。

所有人都想起来,这个看起来无害的青年毕竟是大陆第一的剑圣。

凌人的杀气和威压从他的周身散发出。

他看起来生气极了。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