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
纯食洁癖小透明。
脾气不好。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34)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不是按照原著时间线来的)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



34

 

清晨,G市最繁华的商业区人来人往。

巨大的LED大屏幕上,蓝白相间的机甲从镜头前快速的划过,很快地融入进黑暗里。一阵颤动之后,冰冷的光剑在夜色里泛出幽蓝的光,猛然刺向仿佛空无一物的地面。

柏油路如同面包一样被利刃切开,与此同时,尖叫声从稍远的地方传来。

蓝雨公会的当家机甲——夜雨声烦侧过身,冰冷的金属盔甲反射出路灯的光芒,正如里边的驾驶者一般,冷静并且冷漠,仿若天生的杀手。

在普通人看不到、摄像机无法捕捉的另一个位面,被刺穿胸膛的猎狗精神体奄奄一息地躺倒在地。它大口地喘着气,血沫与涎水从它张开的口中渗出,流淌在地面上,失去焦距的眼睛却执着地望着尖叫发出的方向,“呜呜”地发出呻吟。

夜雨声烦拔出了剑。

在他的身后,瘫坐在地上的女孩瑟瑟发抖,她是个普通人,兴许什么也看不到。但在她的面前,皮毛金黄、体态成熟的云豹低沉着身体,轻轻摇晃了下尾巴。

而在剑客机甲面前不远的地方,原本躲藏在爆破后的废墟中的向导仿若失去了灵魂一般,瞳孔无限放大,在短暂的几秒钟过后,向导颓然倒地。

“啧啧啧,别怕别怕,都结束了。”

 

这并非评选赛的重播,而是确实发生在现实中的战斗。

早在评选赛刚刚结束的夜晚,各大门户网站就已经忙成一片。夜间紧急事件的头条带来巨大的流量,几乎没有新闻工作者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新闻大部分是对发生情况的报道——

「自由向导组织对几大公会进行袭击!」

「几大公会驾驶机甲斩杀向导,自由向导组织计划功亏一篑?」

但也有例外——

「机甲的“首杀”与“首败”!」

「H市:末日未至,一叶之秋的回归。」

「嘉世复活。」

甚至有记者快速地采访到了核心新闻人物——

「一叶之秋:这个世界由我来守护!」

 

当人们还沉浸在兴欣公会的视频中时,沉寂许久的嘉世粉丝像是终于得到了复活的机会,瞬时沸腾了。他们点开手机的弹窗,打开门户网站的首页,屏住呼吸,心脏“砰砰砰”地像是要跳出胸腔。

一叶之秋。

这个名字代表了嘉世公会在荣耀联盟的三代王朝,无人可敌,势不可挡,是胜利与希望。而当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机甲被迫退出赛场时,嘉世的支持者失望、绝望乃至崩溃,而现如今,这个名字的再次出现似乎是一种新的转机。

视频中,那架红色的机甲一如往常般英勇无畏,潇洒之极,挥出的战矛乌黑又锃亮,像是可以劈开夜空一般,战无不胜。即使现在一叶之秋的回归对评选赛没有什么帮助,但对嘉世的粉丝来说,却无疑是一剂有效的强心剂。

 

嘉世公会的老板陶轩是这么对记者说的:“之前我们的确信任了错误的人,做了错误的选择。陈夜辉已经被革职并交由警方处理,我们庆幸叶修并没有因此而遭受不幸。但无论如何,过去的已经过去,嘉世应该向前看,我们需要新鲜的血液、新的成员——虽然还年轻,但是我觉得他已经可以与一叶之秋并肩作战了,他就是孙翔。”

被点到名字的青年——不,应该说是少年——刚刚从机甲里下来,受到老板的召唤走了过来。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年轻哨兵眉宇间都透着一股子掩饰不掉的骄傲,稚嫩的面孔上有着一双凌厉的眼睛,他看向记者,嘴角勾出一个十分桀骜不驯的微笑,说道:“一叶之秋如果不是我来驾驶,还能是谁啊?”

 

“——总不能是个向导吧?”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蓝雨的宿舍中,难得打开了电视直播的黄少天忍不住有点咬牙切齿。青年的头发微湿,显然是刚洗完澡又懒得吹干,还有些打卷。比起刚入荣耀学院时候的学生模样,在正经公会里作为一线队员摸爬滚打了将近一年的家伙已经有了蜕变,至少现在已经完全看上去像个青年。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被扔在床上的手机发出震动声响,几乎同一时刻捕捉到了的五感哨兵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来自未知号码。

「喂,你好?」黄少天开口。

对面没人说话,或者说是……很多人在说话,嘈杂得如同菜市场一般的白噪音在五感哨兵有意识地分辨下,被迅速拆解分析,然后很快地,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叶修?」

对面显然也听到了青年的问话,「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又是一阵叮叮咣咣的声响,约么十秒钟以后,话筒里的声响才终于变得安静。

其实以黄少天五感的敏锐度,即使开着手机的听筒模式放在床上也能清晰地听到声音,然而他还是把手机拿到耳边,紧紧贴着耳朵,让里边男人的嗓音和呼吸声透过电流传达过来,震动耳膜。

距离好像因为他的举动被拉近,从听筒里传达出的声音就像是耳畔的低语,又或许是久违的温存,青年靠在宿舍的墙边,五感的注意力渐渐集中起来。

「叶修。」他肯定地说道。

「想起来了?」男人的声音带着一点点轻笑,黄少天不用费力就能想象到对方此时的表情。黑色刘海在那人的眼睛上投下一片阴影,他大概会低垂着眼睑,叼着根烟,吊儿郎当地靠在窗边讲话。「想起来就好办多了。」

「哈哈哈哈怎么?被我忘掉是不是很难过?呼吸间都带着疼痛,心脏被挖空了一般难受吧?」黄少天“嘿嘿”一笑说道。

对面像是叹了口气:「嗯,超难过啊。」

两人明显都用着开玩笑的口气说着,黄少天的云豹在此刻卷了下尾巴,“嗷”地叫了一声像是在打招呼,但是手机听筒无法传达精神体的声音,就像录影机无法捕捉到它们的影像一样。所以云豹永远得不到黑猫的回应。

于是他却突然觉得不想开玩笑了,没有嘴仗和更多的互相嘲讽,黄少天十分郑重地说道:「我不会再忘掉你的。」

叶修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好」。

然后黄少天就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东西,反正他也话多,基本上从今天干了什么昨天发生了什么怎么驾驶夜雨声烦打败了自由向导新闻拍得他不够帅,反正黄少天觉得他有一肚子话想说。

而对面的人也完全没有不耐烦,一直听着,偶尔回复一句“嗯”或者“呵呵”的笑声,带着男人特有的略微慵懒的嗓音。

黄少天问他:「你要睡着了吗?」

叶修说:「本来是的,被你一吵想睡也睡不着啊。」

黄少天哼道:「那怎么办?那你完了啊叶修,你要被我吵一辈子了。」

这句仿若玩笑的话被说出来的时候,黄少天觉得自己刚才的怒气冲冲在一个电话之间全部烟消云散。原本聚集在蓝雨公会外记者的喊声、相机快门声、远处车流呼啸而过的声音、电视里新闻播报音,万千世界的嘈杂因为一个电话而被屏蔽在哨兵的五感之外,而被留在五感之内的,只能是哨兵最在乎的东西。

叶修问他:「不生气了?」

黄少天回答:「生气?我怎么会生气,我可是以冷静著称的蓝雨机会主义者!虽然是第一年参加评选赛,但是现在出场费也很贵的!」

叶修附和道:「是是,哥混了那么久现在出场费混到一分钱没有,你刚在评选赛里鬼混一年就取得这样的成绩,可喜可贺。」

「那必须的。」黄少天点点头,「所以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

「去亲眼看看一个“研究”。」叶修说,「大概要回向导学院一趟了吧。」

「好,祝你一切顺利,有需要帮忙尽快开口。」

「那等我回来请我吃饭吧,你们哨兵口味那么挑剔,G市又那么多好吃的。」

「………………」黄少天十分无语,就在他以为这就结束了的时候,又听到叶修说道:「提前恭喜你们打入季后赛,比赛加油。」

 

荣耀联盟第五年的评选赛在各种各样巨大的变故中进行着,但即使如此,参赛的各个公会也为所有人展现了哨兵异于常人的战斗素质和机甲足以傲视群雄的威力。蓝雨以积分第一进入季后赛,排名第二的是B市微草公会。

与此同时,自由向导组织虽然没有再进行大规模的袭击,但仍旧有不间断的小打小闹,时时刻刻刷着存在感。荣耀联盟终于下达通知,决定加强警备,要求各个公会派出公会成员参与所在城市的日常巡逻工作。

而在少有人关注的荣耀联盟评选赛B级别联赛中,一支新成立但并不默默无闻的队伍无声无息地斩杀其他选手,稳步向着第一位前进。


—TBC—


还有人在吗T T

评论 ( 44 )
热度 ( 1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