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33)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不是按照原著时间线来的)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



33

 

救灾行动结束后重新开始的第一场评选赛在众人的期待中开启,但却有些平淡的令人有些失望。在本次评选赛中,由新人哨兵喻文州所率领的得冠热门蓝雨公会一改与嘉世对决的激烈,打得显然有些寡淡——虽然最后也赢了,但终归没那么精彩。

按照解说员潘林的说法就是,蓝雨这场打得中规中矩,喻文州的战术起到了决胜作用,相比较来说,作为主攻手的“利剑”黄少天就被衬托得有些不在状态。

“我们都知道,蓝雨的黄少天虽然是主攻手,但是和以前我们所理解的不太一样,在蓝雨的队伍中,他更像是个游离场外的自由人,存在感薄弱得像是不存在。”在比赛局势稳定、进行的十分平淡的时候,潘林这样说道,“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很擅长发挥他五感哨兵的优势捕捉到赛场上敌人微小的失误,但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准确把握住每一次机会吧。”

就比如现在。

本来应该在场上为把握机会而隐蔽了自己的黄少天仿佛真的不存在一般,飘荡在会场外。虽然他的操作仍然灵巧敏锐,甚至时不时地可以给对方一记出其不意的攻击,但和过往的成绩比起来相差很多。

“听说黄少天在地震救援的行动中受了伤,可能还没完全恢复吧。”潘林八卦起来,“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希望黄少天尽早找回状态吧。”

 

潘林所说的“其他原因”,是指的一个星期以前,如同突如其来的龙卷风一般席卷了整个Z国网络的视频。

也可以说是,兴欣公会。

那段视频就像是被投入水中的石子,泛起涟漪,甚至影响到整个水面。凌晨的网络瞬时如同白昼一般沸腾起来,那些还没入睡的夜猫子已经完全忘记了秃头危机,兴高采烈地投入到讨论之中。

等到天亮,事件已经发酵到一定程度,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有关哨兵、向导,以及普通人。

甚至他们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当苏醒的人们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等待他们的或许会是一次重新来过的思考,但更多的则是迷惘和怀疑,被模糊了分界线的正义感和是非观一时让言论难以凝成同样的观点,因为想法不同而掀起的骂战随处可见。

大众尚未得出一个结论,但显然有人比他们动作更快——兴欣公会用来发布视频的微博在一瞬间被屏蔽,视频处于无法点击的状态。几个小时内产生的巨大转发量和评论量只能看到数字、却不能看到内容,权力如同天网一般将这个真相笼罩了起来。

但兴欣公会显然并不打算就此屈服,被屏蔽的视频被通过各种渠道不断上传,甚至在早上九点的商业街LED大屏幕上,一闪而过的雪花以及几秒钟的沉寂以后,在网络上被疯传的视频也同样出现在了“现实”里。

 

「胆子很大嘛?就不怕被彻底追杀?」夜雨声烦在QQ上这样问道。

不一会儿对面就回复过来:「现在也没什么差别吧,都是通缉犯了,就做得彻底点。」

现实中的黄少天盯着屏幕“啧啧啧”了半天,对于对方这种即使和全世界对着干也无所畏惧的态度十分欣赏。

 

一开始还只是兴欣公会单方面的宣言,但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逐渐有向导站了出来。他们并不属于自由向导组织,社交账号甚至都是第一次注册,平日里伪装成普通人一样小心翼翼地过日子——「做梦都会因为梦到被抓进向导学院而被吓醒。」

将舆论推向高潮的大概还是来自一个知名大学教授的言论,著名数学家、科学院院士张以川教授竟然开通了微博,并肯定了对于视频中一些事件的真实性——「我曾经也是研究员之一」他说,「我为此感到深深的抱歉和后悔。科学发展和人类进步不应该以他人的权利为牺牲品。」

叶修点赞并转发了这条微博,这个算得上是荣耀联盟奠基人之一、荣耀学院最强向导的男人似乎一直在为哨兵向导而努力,但说到底,目的也就一个。

「这个世界这么有趣,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应有的和平。」

黄少天转发了叶修的这条转发,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最先回应的还是荣耀联盟,这件事情与他们息息相关。自从地震之后许久没露面的冯宪君像是老了许多,发布会上的他眉眼间有着无法掩饰的疲惫。他西装革履地站在发布会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底下的记者人头攒动,闪光灯“咔嚓咔嚓”地照亮他略显苍白的面容。

“荣耀联盟建立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每个哨兵和每个向导能够得到应有的权利,过上和普通人一样的‘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个初衷即使到现在也未曾改变。”

“我作为荣耀联盟的现任主席,可以对每一个人保证,我们给向导植入的芯片只为对其进行有效、合理的保护,其中并不会编入可能危害被植入人身安全的任何程序。”

“叶修曾经是荣耀哨兵学院非常优秀的老师,也是荣耀联盟成立的推动者之一。对他及兴欣公会提出有关哨兵向导的平等问题,我们已经展开调查。至于网络所传言的对其通缉,希望大家不要轻信谣言。”

“对于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我们无力改变,也深表遗憾。但现在,未来掌握在每一个人的手上。哨兵和向导之间仍旧有许多未知等待我们去发现、研究,我们将始终如一地为和平奋斗。”

 

评选赛结束以后,蓝雨的一众队员走进采访区。兴许是太久没有比赛了的缘故,这次的记者格外热情。被评价为“表现平平”的青年气定神闲地走在队伍里,脸上看不出来半点沮丧,甚至还有点神采奕奕。

有记者显然发现了这个,呼唤起青年的名字:“你好,黄少天,请问你怎么看待你这次评选赛中的发挥。”

被点名的青年歪歪头,说好:“我觉得我发挥挺好的啊。是吧队长?该拦截的都拦截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失误。难道说你觉得我有什么问题吗?”

记者:“不好意思,但跟你以往的数据相比,这次的评选赛似乎有些不尽如人意呢?”

黄少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眯起眼睛,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满:“哦,是吗?我以前的数据怎么样来着?我记得……”并不等记者回答,青年就自顾自地继续说起他以前的数据——从进入蓝雨实习的第一次出场开始,到和一叶之秋的对战,细致到每一次的评选赛战略战术和结果,偶尔穿插着当时他自己的心理想法和晚饭吃了什么,与其说是总结,不如说是回顾复述——黄少天这一开口就讲了好几分钟,发布会底下的记者几乎是怒瞪着提出问题的那人,终于,青年做出了总结的发言:“好吧好吧,这么一说我这次的表现的确没有之前那么好,但是偶尔我也需要休息下嘛,反正我们赢了啊。”轻微地顿了一下,黄少天继续说道,“这位记者先生,你观察我观察的那么仔细,想必是我的粉丝了吧?要不要加个微信啊哈哈……开玩笑,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其他变化呢?”

那个被黄少天盯着的记者迅速摇头,本来就后悔提问的他此时只想黄少天快点结束这漫长的采访,心说传说中荣耀联盟第一话痨的话多程度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到的。而黄少天似乎是不打算追击了,只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所有人都舒了口气。

接下来的问题就中规中矩多了,一些人问了队长喻文州关于蓝雨本赛季的规划,这位年轻的队长十分温和地回答道:“规划,应该只能是冠军吧?”

他的话音刚落,会场之外突然闪过一道白光,电灯“呲呲”地闪烁了几秒,而是一声巨大的轰响和大地的颤动。一瞬之间,会场内所有的记者兵荒马乱的尖叫起来,大喊着“怎么回事”。

而原本站在采访位的黄少天早就不见踪影,蓝雨的哨兵们也迅速地从会场内向外冲去——

 

与此同时的H市。

刚刚结束了新一轮评选赛的嘉世公会同样遭遇了巨大的轰鸣,仿若巨大爆破声的响动冲破了夜晚的宁静,带来不一般的血腥味道。

但在这夜色之中,一抹红色的身影大概冬日之下最浓烈的色彩。

带着一往直前的勇气和重新燃起的希望。

“一叶之秋!那是一叶之秋!”

 

而被称为一叶之秋的机甲,则十分傲然地站在两个向导的面前。他往前跨出一步,乌黑的长矛仿若融入在黑夜中一般,透出丝丝寒气。

“自由向导组织?我看你们也不怎么样嘛,赶紧去死吧!”


—TBC—


想我吗!求留言!最后的不是叶修(x

评论 ( 32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