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
纯食洁癖小透明。
脾气不好。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24)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不是按照原著时间线来的)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黄少天其实没想过会这么快地和叶修重逢。

自从上次分别以后,他觉得他们的再见面应该在很久以后,很正式的某些能够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场合。比如说,荣耀评选赛的冠军颁奖仪式上,蓝雨对兴欣的赛场上,年底的全明星赛上,向导学院的哨兵向导匹配中心、婚姻登记所,彼此父母家,彼此家,或者其他。

总之,不应该在这个一片混乱和悲惨,哭声和喊声交织在一起的地方。

他的头发被雨水打湿,身上都是因为救援而留下的泥土,一点都不够风骚帅气。他的云豹因为刚刚的精神暴动而显得有点没精打采,面对叶修的黑猫,也只是低低地发出了猫科动物通用的“喵嗷”叫声。

对方穿着一如学院里的标准装束,白衬衫和长裤,黑色的头发比起上次见面时长了一点,修长干净的手指握着伞柄,红色的雨伞在男人的头顶撑开。男人还是那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黑色的眼睛透着股懒洋洋的气息,嘴里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有点破坏气氛。倒是他的精神体黑猫,趴在男人的肩头,尾巴时不时地晃动一下,半张小脸都躲在主人的身后,唯有一对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盯着黄少天的云豹像是在思考什么。

他站在由泥土和碎石构成的背景下,黄少天可以猜到对方正在把散出去的精神力缓慢收回。在这一刻,那些原本无法被屏蔽的绝望呻吟和呼救声缓和了许多。

一次大范围的情感共鸣,不是为了攻击。不只是那个突然觉醒了能力的向导,即使是普通人的情绪,也因为叶修的精神力而变得平复许多。在他们的周围,废墟虽然仍旧存在,但被困于石块之间的人们变得心怀希望,救援的成功率就大大增加。

叶修收起了他的伞,像是收起了废墟里唯一的颜色。

 

黄少天微微张开口,一肚子想说的话却终于没有说出口。

周围的搜救工作陆续恢复正常,搜救犬“哈哈”地伸着舌头带着搜救人员在废墟上穿梭。黄少天刚想继续,就被叶修制止,黑发男人有些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说道:“精神力透支对哨兵和向导来说都没有好处,你又是五感哨兵,精神暴动很难制止。”

“这不是有你吗?不是吧你,这么没自信?”黄少天问道。这句话其实是之前叶修对他说过的,如今又被他反送给叶修,有点调笑的意味。

话是这么说,黄少天还是非常听话地走到旁边的空场,为救援队让出空间。

有能力就拼,不行就退下,黄少天虽然争强好胜,但从不过分拼命。五感哨兵的精神力极为强大,精神暴动侥幸被叶修压制,却并非治愈。哨兵真正的平和永远只有在与向导身体结合之后才能得到,而黄少天和叶修都知道,那离他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在他们刚才的方位附近,刚刚觉醒的向导还被埋在废墟之中,虽然情绪和精神已经平复,却也需要尽快治疗。而既然方位已定,挖掘的事情也完全可以交给普通的搜救人员来做。

 

在他身后传来机械的脚步声,以及飞机的轰鸣,那是重新架势机甲进行救援的同伴,还有陆续赶到的救援。

叶修似乎是独自一人来的,至少目前为止没看到他的室友魏老大,或者其他那些人。于是他俩就有了一段非常宝贵的独处时光,短暂,且并不私密。

“你又打了抑制剂?”黄少天问。

“因为可能见到你,不得不打啊。”叶修回答。

问问题的人被堵得哑口无言。

大概是哨兵的本能在作祟,看到自己命中的向导,黄少天就忍不住想要冲上去,离对方更近一点。

但是他不能。

不能冲过去亲吻对方,不能按住对方的后颈,不能紧紧拥抱对方,不能交换彼此的信息素,让云豹和黑猫玩闹在一起。

这有点令人不满意。

 

远处的脚步越来越近,是蓝雨的同伴,黄少天敢肯定这个脚步节奏属于郑轩。在略微遥远的地方,着陆点的附近,还有两个陌生的气息。

他转过身,冲着赶来的伙伴招了招手,顺便扫了眼着陆点的方位——黄少天的视力超群,轻而易举地就看到两个看起来瘦弱的男孩,穿着同样的制服,正爬下直升机的软梯。

先到地面上的那人似乎在和喻文州说些什么,黄少天虽然读不懂唇语,但是极擅长观察,那两个生人身上穿着的制服属于荣耀向导学员,右手臂上戴着臂徽,说明他们已经植入了向导芯片,并且完成了契合度匹配,只差成年后和哨兵完成结合。

一阵交谈了之后,那两个男孩指了指黄少天的方位,青年随即不动声色地往旁边移动了一下,这个位置刚好可以挡住他身后的叶修。身后的男人显然也感受到了他的举动,发出一声轻笑,黄少天非常直白地“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荣耀联盟的通缉犯啊?我们看到你倒还好,要是被向导学院的人发现,分分钟派来引路人把你抓回去!”黄少天啧啧啧地说,“哦对,你被除名以前,植入那个什么向导芯片了没?”

“还没有啊。”叶修说,“他们本来想给我植入的,但没成功。”

“怎么?”

“他们打不过我啊。”叶修十分坦然。

“………………”黄少天有点无语,但想想也是对的。

这家伙别看每天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但是隐姓埋名的时候认真起来可是荣耀联盟的最强哨兵,脱掉马甲以后是哨兵学院的最强向导,十分风骚。当初被除名估计也早有准备,嘉世的天罗地网都逃出去了,更别提向导学院不成熟的围捕。

叶修似乎也看出来青年的纠结,于是安慰道:“其实你不用太担心,除了哨兵学院我带过课的,其他没几个人认识我。况且向导学院全封闭管理,估计看不到那些被删掉的视频吧。”

“我有担心吗!我怎么会担心!”黄少天说道,并不想承认因为本能而暴露逻辑的疏漏。

“哦,那这么说你不介意我去植入那个什么芯片,顺便做个契合度检测吧?”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你太无耻了吧!”黄少天暴怒,“你要是去做那个契合度检测,我立马冲过去炸了向导学院!”

“不至于吧!”叶修有点无奈。

黄少天危险地眯缝起眼睛:“至于,当然至于!我要让全世界知道除了你和我是100%契合的,其他人都和你不契合!”

叶修:“……所以你知道我们是100%契合的了?”

黄少天:“我瞎说的,我们真的是100%契合?”

叶修:“……”

这次换了个人无语。

但已经来不及了,得到了某种答案的黄少天心情十分好,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他本来因为精神力透支而蔫吧的云豹“嗷”地叫了一声,扬起了尾巴。

没有人怀疑蓝雨新王牌,刚刚出场几次就已经被称为“剑圣”的青年的分析能力。当某种猜测被喜欢的人亲口承认,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要爽到天上去。

 

但沉浸在愉悦中的云豹突然变得冷漠而警惕,不仅如此,就是叶修肩头的黑猫也发出“哈”的示威声。两个精神体所面对的方向,正是着陆点的方位,而那两个向导学员的人正向着黄少天和叶修的位置走来。

黄少天:“卧槽,难道你已经暴露了?”

叶修:“没有吧……总觉得,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男人的话音刚落,黄少天就感觉有什么东西意图钻入自己的意识云,那是来自两个向导的精神触手!与此同时,两个向导的精神体——两只蜂鸟向着云豹飞来,这只猫科动物冲着他们发出了愤怒的怒吼。

“蓝雨公会的黄少天,请放松你自己,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其中一个向导说道。

“你刚刚发生了精神暴动,虽然已经压制,但仍然需要治疗。让我们进入你的意识云,我们你可以治疗你。”另一个向导解释。

被两个人的精神触手烦的不行的黄少天骤然筑起精神屏障,原本褐色的眸子因为意识云的对抗而泛起隐约的血红,他只说了一个字:“滚。”


—TBC—

评论 ( 36 )
热度 ( 1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