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
纯食洁癖小透明。
脾气不好。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23)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不是按照原著时间线来的)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驾驶员已经准备完毕。」

「驾驶舱已接入。」

「燃料准备完毕。」

「助推器开始启动。」

「前方条件无法达到降落需求。」

「重新计算目标路径。」

「开始第二次着陆准备。」

「无法完成着陆。」

「是否继续进行重试?」

 

“开启舱门,直接投放机甲。”

 

「……」

「降落伞已经准备完毕。」

「10秒钟以后舱门开启,下面开启倒计时——」

 

随着电子的声音开始报数,黄少天闭上眼睛。

在这一刻,蓝雨的全队成员可能都和他做着同样的操作——坐在机甲的驾驶舱内,手放在方向杆上,在这旁边有一个按钮,连接了机甲的临时降落伞,用以紧急迫降。

现代机甲的制作技术也不过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虽可以做到一些非常准确的微操,但并非所有的机甲都能装备飞翔技术——因为那往往意味着对燃料的更高要求,以及更为卓越的续航能力。

所以,在直升飞机无法降落的时候,只能像投放食物一样将机甲投放出去,由驾驶员手动打开降落伞,完成降落。

即使是荣耀哨兵学院的学生,甚至早就毕业的前辈,可能也很少有这种未达标准跳伞高度的迫降实战经验。而蓝雨公会的哨兵们,这次算是全都赶上了。

 

机械的读秒在平缓有序地进行,在数到「1」以后,直升机舱的底部开启,所有机甲如同炮弹一样随着重力下落——

强烈的失重感袭来,与之伴随的是即使隔着机甲的壳子也能感受到了剧烈的风声、雨声、以及从机械的缝隙里钻进来的硫磺味道。

“啪”,黄少天果断地按下按钮,夜雨声烦的降落伞“砰”地打开,下坠的力量变得缓慢。与他相差不远的蓝雨公会的其他机甲,也陆续打开了降落伞包,这些救援队伍如同蒲公英一般在接近地面的空中骤然减速,而后落到残破不堪的大地上。

因为降落的高度过低而产生的作用力震得机驾驶员发麻,尤其是五感哨兵的黄少天,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大脑几乎一片空白,紧接着的是耳边的一阵“嗡——”的轰鸣,短暂的震动之后,五感开始回笼,而后,是更为复杂的声响。

 

救援的大型机械被卡在路上,因此灾区中心也仅有少量的救援人员,正用最原始的方法依靠人力和简单的机器进行搜索和救援。

余震每隔几分钟就会再次来袭,建筑物坍塌而造成的石块钢筋移动声甚至盖过了废墟底下幸存者的呼救,但黄少天仍旧能够清晰地闻到地震后空气里特殊的味道,生命流逝的味道。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接通了蓝雨的队内无线电:“隔着机甲对五感的限制太大了,这样不行,我必须出去!”

喻文州并不赞同:“余震太频繁了!”

“顾不了那么多了,夜雨声烦本身也不是力量型机甲,对挖掘和救援都没什么帮助。反倒是我自信我能够探查到更多的伤员……”不能喻文州继续,耳麦中传来的舱门开启的声音,紧接着,蓝雨的其他队员就从屏幕里看到了黄少天。

身着蓝雨作战服的青年轻巧地跃下,与此同时,云豹宽厚的脚掌也无声地踏在被雨水浇得泥泞的土地上。青年的身上很快被雨水淋湿,头发贴敷着额头,水滴顺着脸颊躺下,作战服的颜色变深而紧紧包裹住身体,精神体倒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他的耳朵上别着耳麦,从耳机中,能够清晰地听到青年瞬间因为接触到外接空气而变得略微粗重的呼吸声——即使有所准备,地震后杂乱的声音、混乱的气味、以及目之所及的一片苍夷,也毫无保留地反馈给哨兵敏锐的五感。

黄少天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意识云因为情绪的波动而重重地翻滚了一下,又很快地被压下,他几乎用尽全力才平复了略微激动的情绪,而后往前接近了废墟。

 

在他的面前,曾经一座安详的小镇已经被地震瞬时移为平地。昔日建筑全无踪影,碎石和折断的钢筋平铺了数百里。救援人员从外围缓慢地清理碎石,不断有人被挖出,担架来来回回。

焦急的喊声、绝望的痛苦声、压抑在喉咙里的颤抖声,混合着硫化物的味道、血腥味、泥土味,一齐涌来。

太阳此时还没有完全升起,这些对普通人来说只是黎明下蒙眬的影子,对五感哨兵来说确实清晰可见的人间地狱。

 

比在机甲中所感受到的直观百倍。

 

云豹飞速地跃上那些断壁残垣,青年重新调整了挂在耳边的无线电,他十分冷静地开始汇报情况:“我们眼前的这片推测应为五层高的楼房建筑群,钢筋混凝图结构,里边约有400人以上被困,需要支援。”

“蓝雨的大家,力量型机甲进行挖掘辅助。觉醒了嗅觉、听觉和视觉的哨兵和少天一起进行幸存者搜救——两人一组,我们只能全力以赴!”喻文州最后还是做出了指挥。

搜救的哨兵把机甲整齐的停好,而后跃出驾驶舱,作为挖掘辅助的机甲则是立即冲向黄少天的云豹所指示的废墟点。他们的所有动作都尽量做到快且稳妥,在尽力不伤害废墟下的伤员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将其救出。

这是一个为生命而战的争分夺秒的行动。

 

有了哨兵的加入和机甲的辅助,搜救效率瞬时提高了很多。

这些至少觉醒了视觉、嗅觉、听觉的哨兵,可以通过集中注意力而精准地探查到埋在废墟下的生命体,比探测仪器要准确而快速的许多。

其中最为效率的是黄少天和他的云豹。对于五感哨兵来说,探查对他来说几乎是本能,任何细小的动静和残存的生命都能被他捕捉。辅助他的郑轩和宋晓驾驶着机甲跟随他的指示挖掘,短短几个小时,他们已经救出了十几个人。

然而有利也有弊。哨兵一旦集中起注意力,对于其他事情的感知就会下降。在余震频发的震中灾区,行走在废墟上的他们必须得格外小心谨慎。坍塌的建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二次坍塌,附近的山峦偶尔会滚落下巨大石块,即使是机甲,有时候也不得不暂且躲避,危机重重。

长时间的集中力对哨兵的精神力消耗极为巨大,即使是黄少天,也隐约地感觉到了一种困倦——那是来自大脑深处的疲劳,虽然远远达不到精神暴动的程度,但多少影响了搜救效率。

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最容易发生突发情况。

 

起初只是一丝微妙的精神波动,但黄少天很快地察觉到了不对。那并非因为疲累而产生意识云躁动,而是来自其他人的精神影响……

但自从联盟对向导行为有所限制以后,各个公会的向导就由向导学院和联盟统一安排。蓝雨此次的外派任务的成员中,也并没有向导的存在。

如此来看,能够释放出精神力,并影响到哨兵的,只能是……

“全员后退!立马退到着陆地点!靠靠靠!!!后退后退!!!”黄少天猛然喊道。

蓝雨哨兵来不及多想,立刻依照黄少天的话向着他们的着陆方向撤离,有的哨兵干脆用机甲捞起 了搜救的同伴,直接带着他们一起奔跑。

与此同时,大地剧烈地颤动,起先是上上下下的晃动,在几秒钟以后,则变成了水平的摆动。强烈的晃动使得原本稍有起色的救援工作不得不再次停滞,原本静止的废墟再次坍塌,碎石开始崩落。

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而更为让人心烦意乱的,是那些在废墟之下发出的呻吟和惊叫。没人能够直接看到在那些被掩埋在石块缝隙里的人究竟情况如何,但黄少天缺清晰地感觉到,那些原本还在跳动的心音,随着大地的震动而缓慢消失。

但更为危急的,则是刚刚那难以捕捉到的微弱精神力变得愈加清晰,而后突然爆发——


“靠,向导!”黄少天一边奔跑一边大喊着警告同伴,“废墟下有个刚刚觉醒的向导!他发出了无意识的情感共鸣!!!快离开!”

而后,泛着白色光芒的精神触手从废墟中冲出,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龙一般扑向黄少天。

「一般来说,向导的觉醒相对比较温和,但在危急情况下,也会出现对哨兵的无差别攻击。」曾经看到过的资料在大脑里浮现,黄少天骤然筑起精神防护,抵住了这个幼小向导的猛烈攻击。

精神触手在碰壁之后果断放弃这个五感哨兵,快速而凶猛地想着其他可捕捉的精神体奔去。

即使没有真的被触及到意识云深处,然而累积的疲累和防护墙仍旧造成了精神力的透支。黄少天感觉大脑一片混沌,五感变得不受控起来。喘息声、心跳声、风声、雨声、尖叫声被无限放大,空气里的味道变得让人难以忍受,就连为哨兵特殊制作的作战服都变得剌人。


这是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而后又清晰。清晰到可以看清碎石滚落时掉下的尘埃,模糊到又仿佛什么也看不清。这种矛盾的感受来回交换,让青年不得不闭上眼睛。

精神暴动。

躁动的意识云如同暴风雨下的大海一般翻腾起巨浪,裹挟起理智的船只。它意图将所有身为“人”的特质撕得粉碎,而后将兽性和本能无限放大。

紧咬牙关的青年无意间咬破了下唇,血腥味充斥口腔,但反而令他好受了些。

如果是叶修在的话,肯定超轻松地就制服了这个向导吧。黄少天忍不住想到,但现在,他们别说叶修了,连个向导也没有。

放任这个刚觉醒的向导继续破坏的话,对方精神力还未耗竭,估计普通人的大脑也会受到重创。

必须让那个向导停止无差别的攻击。

 他停止奔跑,而后转身。

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在控制之中。从天空掉下的雨滴,划过的风声。

闭着眼睛的青年向废墟的深处走去,他躲过翻滚的碎石,跨过断裂的钢筋,在震动中找着微妙的平衡,任由疼痛侵占大脑,但面对艰难,绝不示弱。

然后,他赶到有什么温和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包裹住他的意识云,那股令人难安的精神共鸣逐渐消散。


黄少天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面前,黑发男人举着一把红色的伞,站在他的目标点。


“我就在想,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让队友安全撤离。呵呵,不愧是蓝雨的最新王牌啊。” 

“教科书大大还不是轻而易举地就控制住了五感哨兵的精神暴动吗?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大地停止颤动。

雨停了。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