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18)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不是按照原著时间线来的)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警告:本章内容含有少量血腥描写,可能会使部分人感到不适,慎入。)


清晨已经完全来临。

初秋的阳光带着温暖的温度,透过窗户的玻璃照射在地板上,融合在客厅里还没有关闭的灯光之中。

地板上,从梦中醒来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感觉耳中先是一串吵闹,而后是视线范围内的,一脸激动又捂着嘴、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的包子——他们顺着包子的目光看起,就看到自己等了一夜的人被一个年轻的哨兵拉进房间,然后又被一把甩在房间的墙壁上。

门敞开着,那里头的两个人就这么毫不避讳地啃咬在一起……唇齿交缠发出“啧啧”的水声,发起并始终占据主动位置的年轻人一遍吸吮着黑发男人的唇舌,一边挑衅似的瞟了眼外边瞠目结舌的众人。

因为睡眠不足而混乱的脑子终于完全清醒,年纪最大的魏琛反应最快,抬起手一边一个捂住了两个少年的眼睛,而后发出攻击——


在普通人所看不到的另一个次元,数条如同如同藤蔓一般的精神触手向着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刺去,然而就在它已经闯过那个房门的时候,有什么无形的屏障将它挡了回去。

房间里的黑发男人抬起眼皮,往这边看了一眼,但紧接着似乎因为这个不专心而被年轻的哨兵惩罚似的狠狠咬了口。男人发出“唔”的一声呻吟,但很快这微弱到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就被另一个青年吞没,两个人又是黏黏腻腻地亲吻了一分多钟,才终于分开。

这时候,外边的众人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身上一层鸡皮疙瘩。


“哎哟喂大清早就这么腻歪,啧啧啧啧。”这是魏琛。

此时此刻,听到了熟悉声音的黄少天才似乎终于察觉到老师的存在,僵着脖子看了过来。

这个一向表面温和内里叛逆的家伙一改往日的机灵,此刻竟然一脸诧异地张开了嘴,但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只是瞪着那个熟到不能再熟的面孔保持无言。

“哟,黄少不会说话了,这可少见哦!”魏琛说。

“魏老大!!!!”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诶诶诶你怎么在这里?你和叶修是室友???我竟然完全没认出你的味道???哇靠等等,你怎么变成向导了?你不是三感哨兵吗?”

一连串的问题如同机关枪一样问出来,魏琛有时候十分怀疑黄少天不是个使剑的,而是个神枪手,语言就是他的枪。但到底是自己徒弟,舍不得更猥琐的嘲讽,魏琛咧嘴“嘿嘿”一笑,面对黄少天的问题,就说了两个字:“秘密。”


再然后,魏琛就转了话题。他表示,关于“一觉醒来还在回味刚刚的美梦时突然睁开眼发现两个男人在自己面前热吻,其中一个还是老子徒弟”这事儿,一点都不想再谈。

其他人对此表示赞同,并且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总结一下就是他们“此刻怒气值满点”,觉得“眼睛被辣得生疼”,“幼小的心灵受到了重创”,“精神触手也受到了别有用心的向导的报复性反击”。

总之身心俱疲。

最后还是叶修非常无奈地笑了笑,算是认错,改口说道:“那我们谈谈正事儿吧,关于今天晚上的行动——”

屋里所有人一听,立马严肃了起来。


H市的夜晚大部分都在一片灯火通明与喧嚣之中。尚未进入午夜,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络绎不绝。但在这样一座城市里,也会有一些阴暗而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安静得仿若被世人遗忘。

而就在这千万遗落之地中的某个角落,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孩拿着一个三脚架,撑在了地上。在经过一反调试之后,她把一部手机架在了上上面,手机的屏幕在黑暗中照亮了一片空间,屏幕上赫然映着女孩的脸。有几行字从左下角略过,大意无非就是“这是干嘛的?”“主播妹子长得还不错”“有点脸熟,以前出现过?”之类的调侃。

女孩在调整好角度以后,灯亮了。

她精致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那对仿佛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里反射着屏幕的光。她往后退了一点,让摄像头照到她身后的灯光照射到的地方,静静地盯着屏幕。

如果有人看到底下滚动的弹幕,就能看到一片惊讶。

“又见面了。”女孩说,“你们的恶意,我们都收到了,现在来返还给你们。”


他的身后,仍旧是三把铁椅子,以及三个被绳索紧紧捆绑住的男人。如果看过之前的某个视频,就会发现,这个姑娘和上次那个使用精神触手杀掉三个人的女孩是一个人。

这次,又是三个人。而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并非是被剪辑好的录制视频,而是通过在线视频网站进行的直播。不仅如此,此次的这三个男人赤身裸体,脖子上还挂了个垂到胸前的纸牌子,上边用鲜红色的颜料写着一些话。

从左到右,依次是:

「我是一个普通人,我曾辱骂向导是地狱来的恶魔,他们都该死,是下等的贱民。」

「我是一名哨兵,我在街上看到这个女向导,并想强制她和我进行身体结合。」

「我是一个普通人,我认为哨兵向导的结合热让他们如同野兽一般令人作呕,他们都是低贱的荡妇,应该像奴仆一样屈服于人下,保持着发情的状态供人享用。」


视频的清晰度并不高,光线也不是很好,但足够视频外的观众看清那三个男人脸上的绝望和麻木。他们似乎已经失去了反抗,也无法反抗。

有一条弹幕发出了一声惊呼:“天啊,那个牌子的字,是用血写得吧?你们看牌子下边!”

有人顺着他的话仔细观察起那三个男人胸前牌子下边的画面,因为光线太暗了,他们又佝偻着身体而有些不清晰,但还是有人在调亮了屏幕亮度和对比度以后,得出了结论:

“是真的!”有弹幕发出感叹,“他们的下体,被人割下来了吧!”

“不是的。”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孩突然发声,“那是他们自己割掉的哦。”原本一直没有表情的少女,脸上突然露出了冰冷而讥讽的笑意,她甚至从喉咙里发出了“咯咯”的笑声,在这空荡荡的片场中传来回音,“他们早就就应该考虑到如今的下场。向导不是好惹的,你们一切的肮脏行为,都会有我们‘自由向导组织’纠正。”

就在少女话音落下的一刹那间,那几个男人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捆绑住他们的绳子很快被挣脱,但他们并没有逃走或者冲向这个女孩。在这时,人们才发现那三个男人旁边放着三把匕首,锋利的刀刃在灯光下泛着寒光。

凌乱的声音从直播视频中传出,如果仔细分辨,便能知道那是来自绝望中男人们的低语。他们或许因为剧烈的疼痛而不得不攀爬在地上,嘴里念念有次着“太痛苦了”“我的脑子要爆炸了”“快杀掉我吧”之类的话,他们如同瘾君子一般向那几把匕首爬去——


就在另一端的观众看到这几个男人颤抖着想要捅死自己的时候——

一阵“轰隆”的巨响!

房顶的模板随之掉落下来,在即将砸到底下的人时被什么东西快速地撞走。旁边本来安静的少女猛然站起,但是还来不及她逃跑,她就仿佛被定格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她此刻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仿佛在与什么东西做着巨大抵抗一般,冷汗顺着她的脸侧流下。她死死地盯住某个方向,而在那个方向里,一个人影从滚滚浓烟中走出。


——正如荣耀哨兵学院那次一样。


黑发的男人从尘埃里走出,却仿若神邸。他手上没有任何武器,但毫无畏惧。

如果是向导或者进行过精神结合的哨兵,就能看到两人之间那缠斗在一起的精神触手。女孩和叶修一样,拥有非同一般的精神触手,他们同样可以把自己的精神触手分散成若干条,在普通人所无法观测到的另一个位面,进行不属于任何一场评选赛的精彩战斗。

与此同时,他们的精神体也毫不相让,叶修的精神体黑猫虽然身形较小,但动作灵活,面对少女的精神体响尾蛇毫不退让。

“明明都是向导,你却想要救这些低劣的废物?!”少女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质问,语气中充满恨意。

“我不是在救他们。”叶修说道,虽然他额前也有一层薄汗,但看起来从容许多,“我也无法拯救世界,我只是竭尽全力为自己而活。”

“你这是在和整个‘自由向导组织’作对!”女孩嘶吼着,她的精神力比刚才更强的爆发出来,追逐着叶修的精神触手,没有任何退缩。

然而这次叶修并没有搭话,他的精神触手只是防御,却并不攻击,但就是在这时,女孩感觉一道风吹过。


“不不不不,他可不是一个人!”

戴着兜帽甚至裹了条围巾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女孩的身后,快速而准确地抓住女孩的肩膀卸下,几个动作就将女孩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身形比一般的猫咪稍大一些、如同豹子的猫科动物从黑暗中快速冲出,大而有力的脚掌奔跑在地面上,完美的流线身形一晃而过。

“嘶——”属于女孩的响尾蛇被瞬间制住。


烟雾尽散。

那原本如同行尸走肉的三个男人身上已经被披上了毯子,拯救了他们的另外三个人冲着黑发男人点点头,而后把这三个“人质”重新扶到了椅子上。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站在一旁,似乎在集中精力思考些什么,但那其实是很明显的治疗型向导在进行治疗时的状态,如果有人检测,便可以发现那三个男人已经在他的安抚下,残破不堪的意识云和大脑归于平静,甚至被快速修复。


直播的镜头一阵晃动,而后是一阵嘈杂的噪音,几秒过后,是蒙着脸的男人的一张黑漆漆的脸,他的五官掩盖在阴影下,看不真切。

然后这个男人的声音透过围巾闷闷地传来:“喂喂叶修叶修,这有个手机,他们好像还在直播啊,我靠那不说明刚刚你我帅气的举动都被录下来了吗?”

“哦是吗?”黑发男人的回复远远地传来,镜头再是一晃,对准了那边正在接受治疗的“人质”,那个最先出场的黑发男人似乎在和其他四个伙伴嘱咐什么,听不太清楚,几分钟之后才冲着这边走过来。

“既然有直播,你作为老大是不是要说点什么?”蒙面人说。

“是该讲点什么啊,难得的机会。”黑发男人点点头,从蒙面人手里接过手机,长相十分清秀的男人的脸出现在镜头前,只是那双眼睛看上去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

“大家好,我是叶修,是个向导。”他说,表情变得有点认真起来,“既然有这次机会,那我就正好做个宣布吧——兴欣公会成立。任何有想法的哨兵或者向导还有普通人,都可以加入。没什么其他的了。”

镜头又是一阵晃动,然后似乎是蒙面人在说什么“不是吧这就完了”,推推搡搡地又重新回到名叫叶修的男人手里,于是他继续说:“成为哨兵、向导或者一个普通人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改变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希望大家都能成为想成为的人吧。嗯……这次真的完了。”

镜头又又又一次晃动。在“你真的不再说点什么了吗?”“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之后,最后重新回到了蒙面男人的手中。

男人晃着手机,似乎在笑,隔着衣料而变了音色的声音透露出主人的年轻:“是的,正如你们所见,那个向导很帅吧,他属于我,你们别动歪心思哦。”


话音刚落,屏幕陷入黑屏。

直播结束。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1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