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11)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另外,很久没有写文了,没有手感,真的小学生文笔。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


11


荣耀联盟第五年的评选赛,以嘉世公会的胜利拉开了序幕。虽然第一场比赛多少有点恢复状态并试探对手的意味,但上个年度嘉世公会败于霸图的阴霾似乎也因此终于成为过去,之前讨伐一叶之秋的人也渐渐平复。

反观,在第五年的第一场比赛就输给去年亚军的蓝雨,就不是那么好过。

公会代理队长方世镜表现不如人意,粉丝和支持者纷纷表达了不满,一些人呼吁魏琛的回归,而另有一群人提出了新观点——第一次比赛中那个使剑的小子,表现非凡,他在技术操作和感觉使用上在联盟中算得上是佼佼者,输给一叶之秋更多是因为经验上的欠缺。

随着局势越来越紧张,或许是为了胜利,也可能是为了生存,这个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处于中上游水准的公会,也不得不在内部开始大清洗般的变动。


但也就是在各个公会内部暗流涌动,和平依旧平稳维持的时候,荣耀联盟评选赛的组委会却宣布了一项改制。

评选赛作为商业发展已经趋近成熟的特殊人群的公开机甲赛,在联盟最初制定下规则后就很少有过改动。在作战方式上,除了为了降低受伤率、照顾普通人的感受而禁止使用精神体战斗、禁止向导使用精神触手进行攻击行为以外,很少对参赛者有其他要求。

——基本上就是,只要是使用机甲进行的战斗,在不杀死对方的前提下,联盟不对作战方式制定任何限制。

然而如今,联盟的“两个禁止”制度增加了第三个“禁止”——考虑到哨兵听觉的敏感,禁止在评选赛时对敌方进行任何精神攻击,尤其是垃圾话。

这条规定一出来,所有人都十分吃惊。

蓝雨的粉丝纷纷表达不满,这规定一看就意有所指,是极大的不公平,何况这要是禁止比赛语音,那比赛得少了多少乐趣啊。

于是组委会立即补充:大家可以通过聊天框打字交流。

仿佛已经让步,但联盟的意思也十分明确: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对此,几大公会出乎意料地团结在了一起,表示支持。哨兵向导在人口比重中仍然为少数群体,也是重要的战斗力,但精神治疗的成本高昂,俱乐部并不愿意为了评选赛而过多支出。


蓝雨粉丝只好自我安慰:新来的哨兵杀伤力得到了认可,也算是可喜可贺。


这些事情不过发生在短短的一个星期里,而以结合热为借口一直与叶修腻歪在一起的黄少天却毫无所知。

直到黑发男人的抑制剂副作用完全消除,身体重新恢复平静之后,黄少天还死皮赖脸地躺在人家宿舍里的小床上,用胳膊紧紧搂着身前的向导。

身上的热度终于褪去,甚至因为空调的缘故而变得满是凉意。叶修担心空调的温度对于哨兵过于敏锐的五感太过寒冷,把被子往上拽了拽,却迎来年轻学生更紧的拥抱,以及趁机的一个吻。

“喂喂叶修,我现在好歹也算是一个有向导的人,意识云被安抚以后,五感已经可以自由控制了。”

“是是。”叶修答道,抬起手略微挣开哨兵的禁锢,勉强坐起身,“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靠靠靠叶修你太无耻了,我这么卖力这么累,你竟然用完我谁丢就丢!”黄少天拒绝,并干脆往前拱了拱,重新一把抱住向导的腰,硬生生地把对方重新拽回床上。

“……”叶修很是无语,他开始隐隐有些后悔一星期前的决定。

然而哨兵却仿佛并未察觉,他只是又一次收紧胳膊,强迫性地压倒叶修身上,把脑袋放在后者赤裸的肩窝上。

叶修有点无奈。对方的头发蹭得他有些发痒,被压住的肩膀位置感到一片温热,紧接着是一阵轻微的震动。黄少天那略微沙哑的声音透过皮肤间的缝隙,闷闷地传来:“你再让我抱一会儿,精神结合太不牢靠了,没有跟你身体结合总让我觉得很奇怪。”

哪里奇怪?就算没有真正的身体结合,叶修也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年轻哨兵毫不收敛的费洛蒙的味道。这被某人故意留下来的信息素浓郁至极,即使天天洗澡没有十天半个月也难以消除,男人甚至头疼开学后要怎么面对那帮精力充沛的哨兵学生。

然而这些他当然不打算说出来,总之对付黄少天这种家伙,就不能给他任何得寸进尺的机会。


黄少天回到哨兵学院到时候,刚好赶上荣耀哨兵学院的开学前返校,实习假期已经接近尾声,大部分学生都已经从实习的公会回归。想要偷偷摸摸地从教室后门溜进去的蓝雨新王牌刚刚钻进教室,就瞬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苏沐橙应该是第一个发现他的,但是这个平常看起来十分温和的姑娘此刻竟显得有点冷漠。她用手肘撑着脑袋,对黄少天冲她露出的微笑视而不见。

而哨兵自然不在意,他反而干脆得意洋洋地走进教室,十分坦然地迎接了同学们目光的洗礼。


“行啊你黄少,一个暑期实习回来整个人都变了!”

黄少天:“那是!”

“是啊是啊,成为蓝雨呼声最高的‘主力’不说,还勾搭上了向导——”

黄少天:“嘿嘿嘿嘿,我和我家向导分开时特地让他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怎么样,我家向导的向导素味道好闻吗?”

“啧啧啧,太不要脸了你黄少,大家都还单身呢,你就这么不收敛。”

黄少天:“唉怎么办,我的向导那么爱我~”

“唉,不愧是能够让评选赛改制的五感哨兵啊,我校最强哨兵称号非你莫属。”

听到这儿,原本尾巴快要翘到天上去的黄少天终于露出惊讶的表情,追问道:“什么什么什么?评选赛改制?改什么制,我怎么不知道?”

“评选赛以后禁止语音了。”就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出现,黑发的男人拿着书本从班级前门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挑眉看着黄少天,“从此以后,评选赛禁止一切精神攻击,尤其‘垃圾话’。”

黄少天:“??????????”他刚想说些什么来反对这莫名其妙的制度,却猛然发现了什么似的脸色一变。哨兵快速踏上桌子冲向讲台上的黑发男人,而后猛然按住对方的脑袋将其抱在怀中,也就是在这时,教学楼仿佛地震一般开始震动,紧接着,一声“轰隆”的巨响传来。

天花板随之出现裂缝,因为爆炸而产生的建筑物碎石开始掉落。保护哨兵的白噪音早已消失不见,属于外部世界的喧嚣噪音冲进学院。

爆破声,墙壁碎裂的声音,砖石滚落的声音,混杂着尖叫、呼喊、远处马路上轮胎因为刹车而发出的“刺啦”声,以及其他种种种种。

觉醒了听觉却尚未有向导帮其控制的小哨兵们瞬间脸色苍白,意识云开始变得不稳定,狂躁的分子越来越多——即使是黄少天,也因为突然的危机而冷汗直流。

还是一双手轻轻保住了他的头,让躁狂而不安的意识云回归于平静。

黄少天抬起头,发现黑发的男人正平静地看着自己。


而讲台上,一只黑色的猫蹲在讲桌上,面向着底下的小哨兵们,眼睛泛出澄黄的光。


“少天,听我说,侵入者有五个人,全部都是向导,在没有机甲的情况下,哨兵对他们的精神攻击毫无抵抗力,所以你带着那些学生去底下避难所,我会尽快去找你们。”

“不可能的,你别废话,叶修。”黄少天说,同时放出他的云豹,这只看上去已经完全成年的猫科动物冲着叶修发出一声决然的咆哮,“我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去?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哨兵。”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1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