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ONLY,其他退散。

© Bazinga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纽带(7)

盲狙北京卷“说纽带”。

哨兵向导设定,二设很多。

另外,很久没有写文了,没有手感,真的小学生文笔。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前文:                       


--


7

 

荣耀联盟成立以来第五年的评选赛开始得要比往年要早一些,蓝雨和嘉世对决的第一战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位于萧山体育馆的主场公会准备室中,黑发的男人站在镜子前若有所思。此时的他并没有穿嘉世公会作战用红白色外套,而是身着一件黑色的长袖打底衫。不知是不是因为颜色的缘故,贴敷着男人身体的布料勾勒出了向导略微瘦削的身材。

其实也没有多么单薄,不过是和他周围的那些充满肌肉、线条硬朗的哨兵相比,叶修看起来就要瘦弱很多。

此时,他把左手边的袖子挽起,露出常年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的手臂。

苏沐橙站在男人的身边,递过去一个小小的针筒。

“这个真的管用吗?要不你别去了,不过是第一场比赛,嘉世的王牌不上场也没什么关系吧。”

叶修接过已经吸满液体的针筒,笑着摇摇头:“蓝雨的王牌都上场了,我怎么能不去?沐橙,别担心,我有分寸的。”

 

针头刺破皮肤,针筒中的透明液体随着推动而缓缓流淌进男人的血液里,几秒钟之后,房间中那点几乎难以捕捉到的属于向导的信息素也消失不见。

这是目前已研制出的最霸道的信息素抑制剂,不论是哨兵还是向导,均会在注射后的半个月内掩盖自身身上的信息素,据说就是遇上和自己契合度达到100%的命定之人,也不会引发结合热。当然,这种目前为止还在试验阶段的药剂副作用也十分明显,听说在注射后的90天内一旦引发结合热,那痛苦程度,就是双倍的。

 

而准备室的另一边,嘉世的其他人一个个假装在静心准备一会儿的比赛,实际上已经开了个小群八卦了起来。

“看见了没,叶哥这是在打抑制剂?”

“是吧,卧槽,我四年来第一次见……”

“队长不是最强向导吗,能让他打抑制剂的,这得是多少契合度啊?”

“怎么着也得99%吧,这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

“100%???”

“卧槽!”

“是蓝雨的吧?”

“难道是方世镜?不可能啊以前也跟他打过比赛也没见叶哥这样。”

“那边新来了几个哨兵,不会是他们吧?”

“就那几个臭小鬼?”

 

就在他们八卦的正起劲儿的时候,有人眼尖地看到了什么,赶紧用胳膊肘戳了戳其他战友。

——一边靠在墙边的叶修拿着手机,嘴角露出微妙的弧度,眼底充满笑意。

 

黄少天-夜雨声烦

「马上我就要上场了,希望你已经坐在屏幕前,毕竟最强哨兵这个称号将在今天属于我。激不激动?兴不兴奋?是不是应该给个祝福的吻?」

叶修

「呵呵,你加油」

 

当属于一叶之秋的红色机甲出现在赛场上时,全场一片沸腾。尖叫声和欢呼声如同海潮一般,响彻在整个萧山体育馆。与红色机甲相对的,则是一架还不为世人所熟知、第一次参加正式决战的蓝色机甲,夜雨声烦。

 

双方各自待机。

夜雨声烦已经拔出了特制的光剑冰雨,一叶之秋也已经准备好了象征着胜利的战矛却邪。

3——

2——

1——

START!

 

动力火焰喷出,两架机甲瞬间消失在赛场内!“喔——”的一声,是观众们的惊呼,只见夜雨声烦竟然没有选择迂回战术,而是直冲向了荣耀联盟的最强哨兵。

毫无畏惧的正面死磕!

冰雨与却邪的直接碰撞发出金主碰撞声,又快速分开。夜雨声烦的第一次攻击被挡了回去,然而蓝色机甲并没有气馁,而是继续攻击,他操纵着机甲紧接着一个上挑、一个三段斩、一个银光落刃,最普通普通的攻击被他打出来没有丝毫停顿。一叶之秋自然不弱,快速地躲避,但就在这个红色机甲因为躲避而无法再次转向的瞬间,一道白色刀光闪过,观众们“啊”的惊叫,一叶之秋被击中。可这并非结束,一叶之秋在向后倒下的同时右手拍出一个落花掌,机甲手部的强力气孔随之打开,夜雨声烦为了不被打到不得不立即后退。

第一波试探和进攻就在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基础操作中结束,观众们屏息以待,蓝雨的这个新人面对联盟最强战士时不仅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占据上风。

果不其然,夜雨声烦再次主动出击!

然而令观众没想到的,是夜雨声烦操作者的声音突然响起——“呵呵,这是我让着你的,接下来要玩真的了!一叶之秋!看剑!”

荣耀联盟的战斗虽然是为了战争进行的实战准备,但是竞技性质居多,再加上最近愈发成熟的娱乐化,为了满足观众的需求就开放了语音系统。一般来说,联盟想要的效果是两方在对决时候可以说点什么擦出火化,从而调动情绪,使观众燃烧起来,增加看点和戏剧感。然而一叶之秋从来没有开口说过话,这个系统也就被忽略了,万万没想到的是,夜雨声烦的操作者黄少天却对这个情有独钟。

 

就是这个火化擦得有点,特别大。

 

黄少天一边用冰雨进行攻击,嘴上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乱七八糟的话。

他几乎每一个动作都会报一个招式名,从基础的什么“上挑”“连突刺” “三段斩”到“落英式”“破空式”,再到“剑落长空” “落风斩”,那些观众给起的常用剑招名称全都给他报了个遍。然而报也就报了,顶多是抢了个解说的活,观众却发现不是那样的,黄少天嘴上说着“落英式”实际上打出的“逆风刺”,嘴上的招式和实际上的很少有能对上的。

不仅如此,他还夹杂着一些让人头疼的垃圾话。什么一叶之秋你今天机甲的红色油漆是不是喷多了怎么那么亮眼睛,是不是同为五感哨兵此刻感觉毫无用武之地,你的却邪竟然是黑色的我看蓝色也挺好,诸如此类云云。

烦不胜烦。

战斗很好看,剑招很华丽很酷炫,但是观众总觉得,脑仁疼。

现场的解说从黄少天一出场,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而网络端直播的解说就幸运多了,最开始因为不适应而沉默了一会儿后,潘林机智地让导播调小了现场的收声,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大家可能以为黄少天说的都是废话,其实不是的,这属于战斗的一种,叫做‘垃圾话’,是为了扰乱对方的心神。”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发掘到了真相,“黄少天作为蓝雨的新哨兵,听说还是前任队长魏琛的关门弟子,实力自然不用多说。夜雨声烦这个机甲也是蓝雨精心制造的,品质和战力并不亚于灵魂索克萨尔的顶级机甲。”

“现在双方的受损程度相当,夜雨声烦和君莫笑的有效地分均为6分,得分接近,首先得到10分的一方将取得胜利。”

“我们都知道,一叶之秋根据实力应该是个五感哨兵,但哨兵在发动感官的时候只能使用其中一种,并且当使用的时候大脑会自动屏蔽其他的感官,从而造成盲区。当黄少天用‘垃圾话’对一叶之秋进行攻击的时候,这就像是有成千上万条来自超强攻击型向导的精神触手一样。”

 

没错!就是这样!

 

就在体育馆外的其他观众接受了这个说法的时候,变故发生了。一叶之秋虽然看起来一直都是在防守,但是并没有被黄少天报出的招式名所迷惑,而是有条不紊地进行反击。终于,夜雨声烦还是没有躲过一叶之秋打出的一个刁钻的落花掌,在机甲空白状态的瞬间,一叶之秋发动了豪龙破军。

一阵沉默后,战斗结束了。

首战失败的黄少天坐在夜雨声烦里,先是一阵惊讶,而后忍不住笑出声。这大概是个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的结局。

 

早在赛前研讨的时候,他们在反复观摩了一叶之秋的战斗视频后就有了猜测。

一叶之秋很强,这种强不仅在于他的操作有一般哨兵的技术水准,更在于他没有一般哨兵索养成的恶习。

大部分的哨兵,因为五感优秀而会在战斗中使用这种能力,于是就会露出破绽。比如说,哨兵在使用视觉对敌方进行预判时,触觉所负责的手速就可能降低,听觉容易受到迷惑——越高级的哨兵虽然在身体素质上越强,但一般对五感的依赖越大,就越容易犯错。

然而一叶之秋却不是这种哨兵。这个人很神秘,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脸,大家说他是五感哨兵也是基于他强大实力的猜测。但大家都忽略了一叶之秋强大的根本。

“论技术,少天其实并不输给一叶之秋,”喻文州分析道,“但是这个人看起来可以非常平衡地善用所有的感官,或者说是故意不去利用这些感官。我觉得以目前来说要打败他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少天同样放弃当一个哨兵,依托技术本身和战斗本能,用最普通的方式战斗。”

 

黄少天几乎用了所有战斗本能,可惜最后还是输了。

他感觉对方像是了解他每一个动作似的,准确预判,而后攻击。

太厉害了。

如果有可能,还想再打一次。

 

抱着这样的想法,回到准备室的黄少天从夜雨声烦上跳下,全身上下已被汗水浸湿。他拿着毛巾一遍擦拭头发,一边拿起手机打开QQ,看到某个头像一动不动地暗着,不由得有那么一丢丢难以言喻的失落。

输掉比赛的黄少天心情一下子就感觉不那么好了起来,他穿上运动外套打算去外头吹吹风。刚从萧山体育馆的工作人员后门出去,就看到对面的嘉世准备室的门同样打开。

黑发的男人从里头走出,转头看到黄少天的时候明显一愣,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

 

比起为什么对方会出现在自己对手那边的准备室,黄少天更在意别的事情。

因为他发现,他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向导的,一丁点信息素。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224 )